莒太子仆弑纪公,以其宝来奔。宣公使仆人以书命季文子曰:“夫莒太子不惮以吾故杀其君,而以其宝来,其爱我甚矣。为我予之邑。今日必授,无逆命矣。”里革遇之而更其书曰:夫莒太子杀其君而窃其宝来,不识穷固又求自迩,为我流之于夷。今日必通,无逆命矣。”明日,有司复命,公诘之,仆人以里革对。公执之,曰:“违君命者,女亦闻之乎?”对曰:“臣以死奋笔,奚啻闻之也!臣闻之曰:‘毁则者为贼,掩贼者为藏,窃宝者为宄,用宄之财者为奸。’使君为藏奸者,不可不去也。臣违君命者,亦不可不杀也。”公曰:“寡人实贪,非子之罪。”乃舍之。

在邓晓芒和儒生的辩论中,双方都隐含一个前提:孔子主张亲亲相隐,而不主张大义灭亲。这实际是当今儒生厌恶孔孟之学,假造出来的印象。邓晓芒不查,上了他们的当。未能指出:既然儒生们厌恶孔孟思想,为什么不弃儒投墨?

十有八年春王二月丁丑,公薨于台下。秦伯荦卒。夏五月戊戌,齐人弑其君商人。六月癸酉,葬我君文公。秋,公子遂、叔孙得臣如齐。冬十月,子卒。夫人姜氏归于齐。季孙行父如齐。莒弑其君庶其。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众所周知,“亲亲相隐”的典故出自《论语》。“叶公语孔子曰:吾党有直躬者:其父攘羊,而子证之。孔子曰:吾党之直者异于是。父为子隐,子为父隐。直在其中矣”。叶公认为儿子举报偷羊的父亲是“直”,孔子反驳说不举报才是“直”。

十八年春,齐侯戒师期,而有疾,医曰:「不及秋,将死。」公闻之,卜曰:「尚无及期。」惠伯令龟,卜楚丘占之曰:「齐侯不及期,非疾也。君亦不闻。令龟有咎。」二月丁丑,公薨。

邓晓芒看出了其中一个关键:孔子反对举报。注意,是反对,而不是容忍。当今各国法律都有容忍亲亲相隐的内容,而不是鼓励亲亲相隐。正如不制止犯罪应该被容忍,而鼓励犯罪、参与犯罪也是犯罪。

齐懿公之为公子也,与邴蜀之父争田,弗胜。及即位,乃掘而刖之,而使蜀仆。纳阎职之妻,而使职骖乘。

容忍亲亲相隐,和孔子的不亲亲相隐就是错误,有着本质的不同。当今儒生知道孔子错了,却贪恋孔儒提供的饭碗,曲解孔子欺师灭祖。看过一点古籍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儒生厌恶对亲亲相隐的鼓励,就应该弃儒投墨。道理很简单,儒墨几乎处处相反。

夏五月,公游于申池。二人浴于池,蜀以扑抶职。职怒。曰:「人夺女妻而不怒,一抶女庸何伤!」职曰:「与刖其父而弗能病者何如?」乃谋弑懿公,纳诸竹中。归,舍爵而行。齐人立公子元。

但是邓晓芒没有去研究什么是“直”,也没有注意孔儒还主张大义灭亲。先谈这个“直”。所谓直,大儒朱熹解释说:“直,无私曲也”。即“直”是无私的。孔子认为子为父隐、父为子隐是无私的。也就是说子为父隐,是儿子对父亲的一种无私奉献。

六月,葬文公。

其中关键就是要无私,而不是当今我们直觉以为的“为小家庭利益”是自私。那么为什么孔子会认为为小家是无私呢?这是因为孔子认为:“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在家庭中就训练好孝顺父亲,然后“移孝为忠”(孝经子曰),就可以孝顺君王,不犯上作乱了。所以父子相隐是公不是私。所以要鼓励父子相隐。这一点与孔子主张大义灭亲是相通的。

秋,襄仲、庄叔如齐,惠公立故,且拜葬也。

《左传·隐公四年》记载:石碏为国大义灭亲之事,孔子曰:“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这是中国的经典中第一次出现的“大义灭亲”。大义灭亲很可能是孔子发明的,孔子是主张大义灭亲的。石碏的儿子犯上作乱,孔子就主张大义灭亲,而不再是亲亲相隐了。

文公二妃敬赢生宣公。敬赢嬖而私事襄仲。宣公长而属诸襄仲,襄仲欲立之,叔仲不可。仲见于齐侯而请之。齐侯新立而欲亲鲁,许之。

这里面关键的问题是“大义”,实际指的是“不犯上作乱”。与前面孔子父子相隐的主张相通。家庭中训练人们父子相隐,孝顺父母,是为了移孝为忠,去孝顺皇上。孔子著春秋,乱臣贼子惧。孔子自著的作品极少,很可能就是一本《春秋》。其中关注的核心问题就是犯上作乱。孔子的历史功业,隳三都、杀少正卯,原因都是砍杀犯上和作乱(传播邪说)。

冬十月,仲杀恶及视而立宣公。书曰「子卒」,讳之也。仲以君命召惠伯。其宰公冉务人止之,曰:「入必死。」叔仲曰:「死君命可也。」公冉务人曰:「若君命可死,非君命何听?」弗听,乃入,杀而埋之马矢之中。公冉务人奉其帑以奔蔡,既而复叔仲氏。

商鞅很好地继承了孔子的这种思想。先简单交代一下商鞅。商鞅是李悝的学生,是儒家子夏系统的杰出代表。子夏系统也是后世所谓今文、古文经学的渊源。后世儒生厌恶儒家思想,编造出一个先秦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名词“法家”。可惜儒生们弃儒却未能投墨,换了些名词仍然在行儒道,制造了中国的黑暗中世纪。

夫人姜氏归于齐,大归也。将行,哭而过市曰:「天乎,仲为不道,杀适立庶。」市人皆哭,鲁人谓之哀姜。

商鞅去秦国立法依据的是《法经》。而《法经》正是儒家子夏系统的作品。商鞅为秦国立法说:“不告奸者腰斩”。典型是孔子式大义灭亲。也许今儒厌恶孔孟思想,把“奸”字解释为一切违法犯罪的事情。但先秦之时,“奸”指的就是犯上作乱。

莒纪公生大子仆,又生季佗,爱季佗而黜仆,且多行无礼于国。仆因国人以弑纪公,以其宝玉来奔,纳诸宣公。公命与之邑,曰:「今日必授。」季文子使司寇出诸竟,曰:「今日必达。」公问其故。季文子使大史克对曰:「先大夫臧文仲教行父事君之礼,行父奉以周旋,弗敢失队。曰:『见有礼于其君者,事之如孝子之养父母也。见无礼于其君者,诛之如鹰鸇之逐鸟雀也。』先君周公制《周礼》曰:『则以观德,德以处事,事以度功,功以食民。』作《誓命》曰:『毁则为贼,掩贼为藏,窃贿为盗,盗器为奸。主藏之名,赖奸之用,为大凶德,有常无赦,在《九刑》不忘。』行父还观莒仆,莫可则也。孝敬忠信为吉德,盗贼藏奸为凶德。夫莒仆,则其孝敬,则弑君父矣;则其忠信,则窃宝玉矣。其人,则盗贼也;其器,则奸兆也,保而利之,则主藏也。以训则昏,民无则焉。不度于善,而皆在于凶德,是以去之。

《说文》「姦,私也」。注意“奸”与“公”相对。而“公”在先秦指的就是家国。墨家就很是厌恶这个“公”字。十万多字的《墨子》书,仅出现一个“公”字。而《列子》记载“孔子贵公”,即孔子贵家国大义!《国语·鲁语》记载了什么是“奸”,注意是孔子的鲁国语。“夫莒太子杀其君而窃其宝来……违君命者,女亦闻之乎?对曰:
 “臣以死奋笔,奚啻闻之也!臣闻之曰:‘毁则者为贼,掩贼者为藏,窃宝
者为宄,用宄之财者为奸”。

「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苍舒、隤岂、檮寅、大临、龙降、庭坚、仲容、叔达,齐圣广渊,明允笃诚,天下之民谓之八恺。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伯奋、仲堪、叔献、季仲、伯虎、仲熊、叔豹、季狸,忠肃共懿,宣慈惠和,天下之民谓之八元。此十六族也,世济其美,不陨其名,以至于尧,尧不能举。舜臣尧,举八恺,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时序,地平天成。举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义、母慈、兄友、弟共、子孝,内平外成。昔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凶德,丑类恶物,顽嚚不友,是与比周,天下之民谓之浑敦。少嗥氏有不才子,毁信废忠,崇饰恶言,靖谮庸回,服谗蒐慝,以诬盛德,天下之民谓之穷奇。颛顼有不才子,不可教训,不知话言,告之则顽,舍之则嚚,傲很明德,以乱天常,天下之民谓之檮杌。此三族也,世济其凶,增其恶名,以至于尧,尧不能去。缙云氏有不才子,贪于饮食,冒于货贿,侵欲崇侈,不可盈厌,聚敛积实,不知纪极,不分孤寡,不恤穷匮,天下之民以比三凶,谓之饕餮。舜臣尧,宾于四门,流四凶族浑敦、穷奇、檮杌、饕餮,投诸四裔,以御魑魅。是以尧崩而天下如一,同心戴舜以为天子,以其举十六相,去四凶也。故《虞书》数舜之功,曰『慎徽五典,五典克从』,无违教也。曰『纳于百揆,百揆时序』,无废事也。曰『宾于四门,四门穆穆』,无凶人也。

在这段记载中,莒太子杀其君而“窃其宝”。可见此段的“宝”指的是国宝印绶之类。所以“窃宝
者为宄,用宄之财者为奸”,所说的正是:跟随犯上作乱的人,被称为“奸”。所以,儒家秦法的原意是:不举报犯上作乱的人,要被腰斩。否则通奸、偷窃之类罪行如果被腰斩了,那么还有什么更重的刑罚去威吓呢?

舜有大功二十而为天子,今行父虽未获一吉人,去一凶矣,于舜之功,二十之一也,庶几免于戾乎!」

我们诚实地阅读经典,而不被儒生因为厌恶孔孟学说而作的曲解。那么我们就会知道,商鞅先生在秦国的立法,最忠实地体现了孔子的学说。犯上作乱者必须诛杀,而且要用腰斩这种极具儒家智慧的刑罚。要让被杀的人一分两半之后,还能活一段时间,还有时间悔恨自己的犯上作乱所为。

宋武氏之族道昭公子,将奉司城须以作乱。十二月,宋公杀母弟须及昭公子,使戴、庄、桓之族攻武氏于司马子伯之馆。遂出武、穆之族,使公孙师为司城,公子朝卒,使乐吕为司寇,以靖国人。

孔子同时主张“亲亲相隐”和“大义灭亲”,其内在理路是一以贯之的。这个理路就是:要孝敬君王,不得犯上作乱。孝敬父母、父子相隐,是初级训练。为了将来的“移孝为忠”。父子相隐在孔儒看来是小公无私的。而大义灭亲则是儒家修身的更高境界,也许是最高境界。是大公无私!家,相对于个人是“公”,是小集体;国相对与个人还是“公”,是大集体。儒家伦理是集体主义的伦理,与个人主义一点关系都没有。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正是因为儒家将家庭视为大公的初级训练营,是家国架构里的最小组织单位。所以商鞅的秦法,在家之上增加了一个“什伍”,即更大一些的集体。便于管理而已。仍然是孔子思想的继承。在更大的集体组织里,就要舍小家为大家,大义灭亲。

孔子曰:“大义灭亲,其是之谓乎”。如果按照先秦字义理解,那么孔子是在说:大义灭亲是要被遵从的!亲亲相隐和大义灭亲,就是这样在儒学中被奇妙地融合在一起。儒学中的“家”,对于个人是“公”呀!所以亲亲相隐是小公无私,为皇上隐则是大公无私。儿子不能犯父,臣民也不能犯上作乱。如果出现了这两种情况,就要大义灭亲!儒家社会,刑罚最重的恰恰是这两种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