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公欲弛孟文子之宅,使谓之曰:“吾欲利子于外之宽者。”对曰:“夫位,政之建也;署,位之表也;车服,表之章也;宅,章之次也;禄,次之食也。君议五者以建设政权,为不易之故也。今有司来命易臣之署与其车服,而曰:‘将易而次,为宽利也。’夫署,所以朝夕虔君命也。臣立先臣之署,服其车服,为利故而易其次,是辱君命也,不敢闻命。若罪也,则请纳禄与车服而违署,唯里人所命次。”公弗取。臧文种闻之曰:“孟孙善守矣,其得以盖穆伯而守其后于鲁乎!”

莒太子仆弑纪公,以其迈锐宝奔。宣公使仆人以书命季文子曰:“夫莒世子不惮以本寿终正寝杀其君,而以其ATENZA,其爱笔者吗矣。为自己予之邑。明天必授,无逆命矣。”里革遇之而更其书曰:夫莒皇太子杀其君而窃其竞瑞,不识穷固又求自迩,为笔者流之于夷。明日必通,无逆命矣。”明天,有司复命,公诘之,仆人以里革对。公执之,曰:“违君命者,女亦闻之乎?”对曰:“臣以死奋笔,奚啻闻之也!臣闻之曰:‘毁则者为贼,掩贼者为藏,窃宝者为宄,用宄之财者为奸。’使君为藏奸者,不可不去也。臣违君命者,亦不可不杀也。”公曰:“寡人实贪,非子之罪。”乃舍之。

○宅

公欲弛郈敬子之宅,亦如之。对曰:“先臣惠伯以命于司里,尝、禘、蒸、享之所致君胙者有数矣。出入受事之币以至君命者,亦有数矣。今命臣更次于外,为有司之以班命事也,无乃违乎!请从司徒以班徙次。”公亦不取。

古典历史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脚出处

《释名》曰:宅,择也;言择吉处而营之也。

古典历史学最先的小说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解出处

《说文》曰:宅,人所托也。

《周礼》曰:凡任地,国宅无征。郑注云:国宅城中,无征税也。

《礼记》曰:献田宅者操书契。

《左传》曰:初,景公欲更晏婴之宅,曰:”子之宅近市,湫隘嚣尘,不可能居,请更诸爽垲者。”辞曰:”君之先臣容焉,臣不足以嗣之。”及晏婴如晋,公更宅,反则成矣。既拜,乃毁之如里室,皆如其旧。则使人反之。且谚曰:”非宅是卜,惟邻是卜。二三子先卜邻矣。”卒复其旧居。

《汉书》曰:萧相国买田宅,必居穷僻处,曰:”令后世贤,师吾俭。不贤,毋为势家所夺。”

又曰:鲁恭王馀好治皇城苑囿,坏孔仲尼旧宅以广其宫,闻锺磬琴瑟之声,遂不敢复坏,於其壁中得古文经传。

《吴志》曰:周郎与孙策同年,相友善,瑜推道南京大学宅以舍策,外堂拜母,有无通共。

《晋书》曰:裴楷性宽厚,与物无忤。不持俭素,每游荣贵,辄取其珍玩。虽车马器服,宿昔之间,便以施诸贫乏。尝营别宅,基构甚丽,与兄共游行,床帐几乎,棂轩疏郎,兄心甚愿之而口不言也,楷心知其意,便使住。

又曰:杜后母裴氏为利辛县君。裴氏名穆,长水太傅绰孙,都督主簿遐女,上大夫王夷甫外孙。中表之美,高於当世。遐随黄海王越遇害,无子。唯穆渡江,遂享荣庆,立第南掖门外,世所谓杜姥宅云。

又曰:有奏王公国家,京城不宜有田宅。未暇作诸国邸,当使有来往处,今限京师得有宅一所。

《齐书》曰:刘绘,字士彰,明州人也,太常悛弟。父勔,宋末权贵,门多客。绘解褐为文章郎,太祖见。叹曰:”刘公为不亡矣!”绘聪警,善金鼎文。为竟陵王后进宾客时,张融、周颙并有言工,融音旨缓韵,颙辞致绮捷,绘之言吐,又顿挫有风气。时人谓语曰:”刘绘贴宅,别开一门。”言在二家之中也。又朝野为语曰:”多少人共宅,夹清漳,张南周北,刘主题。”言处二江湖。

王隐《晋书》曰:魏舒,字阳元。幼丧父母,为外宁氏所养。氏起宅,相者云:”当出贵外孙子。”曾祖父母以宁氏甥小而慧,谓应相也。舒答:”当为外家成此宅相。”

又曰:上党鲍瑗家多丧祸贫穷,淳于智卜之,卦成,谓曰:”为君安宅者,女人工耶?”曰:”是也。”又曰:”此人已死耶?”曰:”然”。智曰:”这个人安宅失宜,既害其身,又令君不利。君舍西北有大桑树,君径入市门数十步,当有一个人折新马鞭者,便就请买还,悬此树,四年当得物。”瑗承言诣市,果得马鞭,悬之四年,后浚井,中得数八万铜钱杂器,复可二十馀万。於是家业用展,病人亦愈。

《晋书》曰:孔愉营山阴广东侯山下数亩地为宅,草屋数间,便弃官居之。送资数百万,悉无所取。

又曰:桓玄得志,常欲以谢安宅为营。谢混曰:”邵伯之仁,犹惠及甘棠;文静之德,更不保五亩宅耶!”玄闻,惭而止。

《宋书》曰:初,太社西空地一区,吴时丁奉宅,孙皓流徙其家;晋有江左,初为周顗、苏峻宅,其后为袁真宅,又为章武王司马秀宅,皆凶败;后给臧焘,亦频遇丧祸;故世称恶地。王僧绰常以正达自居,谓宅无吉凶,请为第。始就筑,未居而败。

又《颜延之传》曰:竣既贵重,权倾一朝,凡所资供,延之无所受,器服不改,宅宇如旧。见竣起宅,谓曰:”善为之,无让人笑汝拙也。”

《齐书》曰:齐世祖武国王讳赜,字宣远,太祖长子也。小字龙儿。生於建康青溪宅,其夜陈孝后、刘昭后同梦龙据屋上,故字上焉。

《梁书》曰:高祖,宋大明三年甲辰,生於秣陵县同夏里三桥宅。

《后魏书》曰:德兴反於营州,使参知政事卢同往讨之,大胜而反。属巡抚穆绍与元顺侍坐,因论同之罪。同先有近宅借绍,颇欲为言。顺勃然曰:”卢同终将无罪!”太后曰:”何得如大将军之言?”顺曰:”有好宅与要势教头,岂虑罪也?”绍惭,不复敢言。

又《邢峦传》曰:孝文因行乐至司空府南,见峦宅,谓峦曰:”朝行乐至此,见卿宅乃住,东望德馆,情有依然。”峦对曰:”天皇移构中原,方建无穷之业,臣意在与魏升降,宁容不务永宁之宅。”帝谓司空穆高、仆射李冲曰:”峦之此言,其意非常的大。”

《五代史·晋史》曰:罗绍威前唐时尝建第宁德福善里。庄宗同光中,始赐明宗梁租庸使赵岩宅,虽华,以趋内远,乃召绍威子周敬易其第。后明宗即位,十三十日梦里见壹人,仪形瑰秀,若素识者,上梦之中曰:”此得非前宅主罗氏乎!”及寤,访其后代,左右对曰:”周敬见列明廷。”召至,果符梦里所见。上谓侍臣曰:”朕不欲使大勋之后久无土地。”因授左冯翊。非承家为善,何以至此!

《五代史·周书》曰:汉初,以晋入蕃将相第宅赐随驾大臣,以赵莹第赐太祖。太祖召莹子前刑部太史易则告之曰:”所赐第除素属版籍外,如别有契券,己所置者,可归本直。”即以千馀缗遗易则,易则惶恐辞让,太祖坚之,乃受。

《孔丘家语》曰:姬贾问於孔夫子曰:”寡人闻东益宅不祥,信有之乎?”孔子曰:”不祥有五,而益宅不与焉。夫损人而自益,身之不祥也。弃老而取幼,家之不幸也。释贤而任不肖,国之不幸也。老者不教,幼者不学,俗之不祥也。有影响的人伏匿,愚者擅权,天下之不祥也。不祥有五,而益宅不与焉。”

《开宝本草》曰:姬沸其欲西益宅,史争之,为西益宅不祥。哀公作色怒,左右数谏不听,乃以问其傅曼折睢,对曰:”天下三不祥,而西益宅不与焉。”哀公大悦,复问:”何为三不祥?”对曰:”不行礼义,一不祥。嗜欲无止,二不祥。不听正谏,三不祥。”哀公喟然,自反,不益宅。

《民俗通》曰:宅不西益,俗说西者为上,上益宅者,妨家长也。原其所以西益者,《礼记》曰:”南向北向,西方为上。”《尔雅》曰:”西北隅谓之隩。”尊长之处也。不西益者,恐动摇之耳。审西益有剧毒,增广三面岂会独吉乎?

《国语》:姬宋欲弛孟文子之宅,(文公,姬具之子。弛,毁也。孟文子,鲁大夫公孙敖之子文伯穀也。宅有司所居,公欲毁之,以益宫也。)使人谓之曰:”吾欲利子於外之宽者。”对曰:”夫位,政之建也;署,位之表也;车服,表之章也;宅,章之次也;禄,食之次也。君议五者以建设政权,为正确之故也。今有司未命易臣之署与其车服,而曰:将易而次,为宽利也。夫署,所以朝夕虔君命也。臣立先臣之署,服其车服,为利故而易其次,是辱君命也。不敢闻命。若罪也,则请纳禄与车服而违署,唯里人之所命次。”公弗取。臧,文种闻之,曰:”孟孙善守矣,其能够盖穆伯而守其后於鲁乎!”(穆伯,文子之父公孙敖也。淫乎鲁,出奔而死,圻於齐。今文子守官不失礼,故可覆盖其父恶,守其后嗣也。)公欲弛郈敬子之宅,亦如之。(公,文公。郈敬子,鲁大夫郈惠伯玄孙之孙敬伯回也。亦如之者,亦谓之欲利子於外之宽者也。)对曰:”先臣惠伯以命於同里,尝、禘、烝享之所致君昨者世有数矣。出入受事之币以致君之命者,亦有数矣。今命臣更次於外,无乃违乎!请从司徒以班从次。”亦弗取。

《孟轲》曰:五亩之宅,树墙下以桑,匹妇蚕之,则老者足以衣帛。

《韩非子》曰:有与猛者邻,欲卖宅避之。人曰:”是其贯将满矣,子姑待之。”答曰:”吾恐以自家全方位也。”遂去之。

《要药分剂》曰:任一个人之能,不足以治三亩之宅。循道理之数,因天地之固,不过六合不足均也。

《小仙翁》曰:葛卢佐光武有大功,受爵,立宅舍於博望里。到现在基址石础存焉。

《郡国志》曰:虢州杨震宅,西有龙望原,南崖有校尉公藏书窟。太元初,人逐兽入穴,见古书二千馀卷。

又曰:绵阳董仲颖宅在永和里,掘地辄得金玉宝玩。后魏邢峦掘得丹沙及钱,铭曰董太尉之物。后梦里看到卓索,栾不与。经年而卒。

又曰:绵阳石崇宅有绿珠楼,今谓之狄泉。

又曰:德阳孙膑宅在利仁里。后魏高显业每夜见赤光,於光处掘得金百斤,铭曰苏家金。业为之造寺。

又曰:幹辽源有许询宅。

又曰:莱比锡南寺贾太傅宅,亦陶侃宅在焉。

又曰:娄县山麓有巫咸故宅在焉。

又曰:河池西塞山有黄琬宅、丁固宅。

又曰:寻阳郡湓城亭有陶潜宅。

又曰:鞍山城东南有神仙苏耽宅。

又曰:淯阳有小长安,东场城有范蠡祠,即故宅也。

又曰:恒州九门县新市城西有蔺上卿宅。

又曰:邓州枚溪出紫池州道,百里子故宅基在焉。

又曰:密州高密西有郑玄宅,亦曰郑城。玄后移葬於属阜。墓侧有稻田万顷,断水造鱼梁,岁收亿万,世号万匹梁。

《舆地志》云:县西北白沙有庞士元宅於渭河之北,司马德操宅於辽河之南,隔鱼梁州街对宇,欢情自接,每至相思,则褰裳涉水。

《楼承先别传》曰:楼玄到圣地亚哥密求虞仲翔故宅处,遂徘徊踯躇,哀咽凄怆,无法自胜耳。

《三辅决录》曰:郭祥为大将军军机大臣,起大宅在高陵城西,世称曰都督宅。

《濑乡记》曰:老子祠在濑乡曲仁里。谯城西出十里,老子一生时,教化学堂故处也。河间孝王修建屋宇为老子庙。庙北二里李内人祠,是老子所生旧宅也。

刘祯《京口记》曰:糖颓山,山周回二里馀。福建邻路得郗鉴故宅,五十馀亩。

又曰:长村东太渎,渎北有谢玄故宅。

戴延之《西征记》曰:东阳门外道北,吴蜀二主第宅,去城二里。墟基犹存。

又曰:潼关,北去蒲阪城六十里,城中有舜庙。城外有宅井及二妃坛。南去城二十里有山,舜所耕山也。

《述征记》曰:丰水西九十里有汉高祖宅。

又曰:石泉县城东南二十里,魏中散先生嵇康园宅。今悉为田墟,而老人犹谓嵇公竹林地,以时有遗竹也。

《吉达记》曰:天津县南百步有严君、司马长卿、杨雄宅。今草玄亭馀迹尚存。

《陈留耆旧传》曰:董宣为阿蒙森海都尉。大姓公孙舟造起大宅,卜工占之,云宅成当出一丧。舟使其子取行人杀之以塞咎。宣收舟,拷杀之。

《世说》曰:锺会、荀济四位情好不协。荀有宝剑,可直百万,常在母锺太太太许。会善书,学荀手迹,作书与母取剑,仍窃去不还。荀后知是锺,而无由得求,思所以报之。会钟兄弟共以绝对起新宅,始成,甚精丽,未得移住。荀善画,於是潜往画锺门堂,并作都督形象,衣冠状貌如一生之容。锺来入门,便感恸,于是宅遂空废。

《徐邈别传》曰:邈字仙民,举也恣承,传为定范。旧疑岁神在卯,全球认承,传为定范。旧疑岁神在卯,此宅之左,即彼宅之右地,何得俱忌。邈认为君主之属,自是游神;举个例子日出之时,向西皆逆,非为定体。

《水经注》曰:齐城门外有晏子宅。

盛弘之《幽州记》曰:新野郡西七里有杨溪,源出紫山,南流入淯。故耆老传云溪西有百里子明宅。

又曰:新野郡南有越相范蠡祠,蠡宅三户。人传云祠处便是宅。

又曰:银川范少伯祠南有晋云南尹乐广宅,周回十馀亩。曩旧井犹未颓,檀道济置逻在这之中,即名称叫乐宅。

又曰:荆州西北十馀里,名字为隆中,有诸葛卧龙宅。

又曰:交州有伍员宅。

范汪《寿春记》曰:义阳吉安县有光武宅,枕白水,所谓龙飞白水。

《哈博罗内记》曰:周经济学科孔圣人弟子言偃宅在常熟县西。

《史记》云:言偃,吴人也,字子游。又《吴地记》云:宅有井,井边有监洗石,周三尺。《舆地志》云:梁萧正德为郡太尉,为萧将去,莫知所在。

《吴地记》曰:云陆氏宅在长谷,谷在吴县西北,谷名华亭谷,水下通松江。昔陆逊、陆凯居此谷。《吴志》云:”汉庐江校尉陆康与袁术有隙,使侄逊与其子绩率宗族远此避难。”居于是谷。谷东有昆山父祖墓焉。故陆机《思乡诗》:曰”就如谷水阳,婉娈昆山阴。”

《列仙传》云:历阳有彭祖宅,祷祠风雨,应期而至。

《襄沔记》曰:晋永兴中,镇南将军洛阳郡守刘弘至隆中观葛故宅,立碣表闾,使校尉掾犍为刘庆龙为文。

又曰:繁钦宅、王粲宅,并在荆州。井台犹存。

又曰:长流解西有梁曹仪同景宗、柳仪同庆远、韦仪同睿诸宅,并相邻次郭城南门。韦睿少时,有绵阳人蔡那善相,相睿宅应出三公、左徒,贵不可言。时睿宅上有草房十间,那宅在城南,悉是瓦屋,求睿换宅,疑而不许。叡两兄阐、纂有令问,位望在睿之右。乡党谓此人应班槐棘。其后阐、纂相继而终。睿奉龙飞,遂成宅相。简文征书既至,游玩与休憩此宅,望气之言,殆有征矣。

《丹阳记》曰:有张子布宅,在淮水南对瓦官寺门张侯桥所也。桥近宅,因以为名。

仲雍《郑城记》曰:远安县有屈子宅、伍员庙。捣衣石犹存。

韦述《两京记》曰:日本东京宜人坊,其半本隋齐王暕宅。炀帝爱子,初欲尽坊为宅,帝问宇文恺曰:”里名字为什么?”恺曰:”里名宜人。”帝曰:”既号宜人,奈何无人,能够半为王宅?”

又曰:仁和坊,兵部知府许钦明宅。钦明,户部太史圉师犹子,与中书令郝处俊乡友亲族。两家子弟类多丑陋,而盛饰车马,以游里巷。京洛为之语曰:”衣服好仪观恶,不姓许即姓郝!”

又曰:崇仁坊西南隅,长宁公主宅。既承恩,盛加雕饰,朱楼绮阁,不常胜绝。又有山池别院,山谷亏蔽,势若自然。中宗及韦庶人数游於此第,留连弥日,赋诗饮宴,上官昭容操翰於亭子柱上写之。韦氏败,公主随夫为外官,初欲发售,木石当二千万,山池别馆,仍不为数。遂奏为观,以中宗号为名。诗人名士,竞入游赏。

又曰:延寿坊东隅,驸马裴巽宅。高祖末,裴行俭居之。自行俭以前,居者辄死。自俭卜居,有狂僧突入,髡其庭中山大学水柳,中有豕走出,径入北接,其家数月暴死尽,此宅清宴。

又曰:永兴坊西门南陈徵宅,本宇文恺宅。及徵居之,太宗幸焉,时将营小殿赐徵为堂。

又曰:承德坊东北,郧公殷开山宅,西南颜师古宅,又有欧阳询宅。时人谓之吴儿坊。

又曰:延寿坊北门之西,有中书令阎立本宅。宅内西亭有立本画水墨之迹。

又曰:明教坊龙兴观西北隅,开府宋璟宅。西门之东,国子司业崔融宅。璟造宅,悉东西相对,不为斜曲,以避恶名。融为则天哀策,用思精苦,下直马过其门不觉,文就而卒。

又曰:尚善坊西北隅,歧王范宅。宅有薛稷画鹤,世称妙绝。

又曰:劝善坊东南隅,皇帝之庶子校尉郑公魏徵宅。山池院有进士郑光乂画山水,为时所重。

又曰:宣风坊北街之西,中书令苏味道宅。宅有三十六柱亭子,时称巧绝。

《禄山纪事》曰:禄山古堡在道政坊,玄宗以其隘陋,更於亲仁坊选宽爽之地,出内库钱更造宅焉。敕所司穷其奢侈,不限功力财物,堂皇院宇,重复窈窕,周匝诰曲,户牖交疏,高台临池,宛若天造,帷帐幔幕,充牣个中。至五年7月,禄山献俘至京,方命入此新宅。

《春秋内事》曰:阴宅以日奇,阳宅以月偶;阴宅先内男生正好奇,阳宅先内女人当令偶,乃吉。阴宅内男子多个人,阳宅内女人四人。

《地镜图》曰:人望百家宅法中有赤气者,家有汛财。白气入人家,有财不保。黑气有五,其伏在宅中,青气者有银,地宝也。

嵇康《宅无吉凶论》曰:”设为三公之宅,而命愚民居之,必不为三公,可见也。夫寿夭之不可求,甚於贵贱。不过择百多年之宫,而望殇子之寿,孤逆魁忌,以速彭祖之夭,必不几矣。可是果无宅也,是生命自然,不可求矣。”

《楼观本记》曰:隋之开皇元年,敕旨:”楼观众,本尹先生卜居之胜宅,老君说经之圣迹,乃元教根源,五菱小车之首。宜令所司别作图样,开荒旧居。”

古典农学原版的书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脚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