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济公吃下九粒药,气绝身亡。柴头说:“道爷,你瞧死了没有?我说不叫你给他吃,你说吃死你给抵偿。”老道吓得惊慌失色,说:“无量佛,无量佛!怪哉,怪哉!”柴头说:“你也不用念无量佛。你给治死,我能给治活了。”尹土雄说:“柴头你怎么给治活呢?”柴头说:“杜头,你把酒都喝了罢,不用给和尚留着”杜头说:“快喝。”这句话没说完,和尚一翻身爬起来说:“哪有酒?拿来我喝点。”柴头说:“你们瞧好了没有?”和尚翻身站起来说:“好老道,你给我要命丹吃,你别跑。”过去一把竟把老道脖领揪住。书中交代,这个老道乃是天台山上清宫东方太悦老仙翁的徒弟。在开化县北门外,有一座北兴观,庙里有一个老道叫陈玄亮,也是老仙翁的门徒。陈玄亮也是修道的。这天陈玄亮在庙中一看,正北上有一股妖气冲天。陈玄亮一想:“我在这一方,岂能容妖魔作怪?我去找找妖精在哪里。我把他除了,省得扰乱世界。”想罢带了宝剑,往正北一找;找到铁佛寺。一瞧,正是铁佛在那里口吐人言,说:“善男信女前来求药,香佛在此搭救众生。每人给留下一吊钱,共成善举,可以修盖大殿。拿包药去,可保汝一家平安。”陈玄亮一瞧,这股妖气由铁佛像里出来。众烧香人传言说:本地臌症①流行,一求佛爷就好。陈百亮一想:“这是妖精洒的灾,我何不把他斩了。”
①臌症:中医学病症名,也叫“鼓胀”。此病患者腹部胀出如鼓,骨筋暴露,形瘦,倦怠,面色泛黄等。
想罢,拉出宝剑,照定铁佛这股妖气一砍。焉想到由铁佛嘴里出来一股黑气,竟将陈玄亮喷倒在地,当时浑身紫肿,不能转动。早有人报与金眼佛姜天瑞。姜天瑞一想:“陈玄亮无缘无故来坏我的事,莫若我把他搭到后面来,将他结果了性命,剪草除根,省得萌芽复起。”想罢刚要派人去招,有人来回禀说:“本处知县郑元龙来烧香,瞧见陈玄亮。老爷吩咐把老道带到衙门发落。”售天瑞说:“也好,让知县带了去发落他罢。”郑老爷把陈玄亮带回衙门。知县平素知道老道是好人,一问陈玄亮怎么回事?老道也缓醒过来,说:“铁佛寺乃是妖精作怪。我打算把妖精除了,没想到妖精道行大,把我喷了。我不定活得了活不了。”知县说:“你准知道是妖精?怎么办呢?”陈玄亮说:“只要把我师父请来,就可以把妖精捉住。”知县说:“也好。”立刻派人把老道抬回庙去。老道一想:“浑身疼痛难挨,请师父东方太悦老仙翁,恐其道路太远来不及。”这才派童子去到龙游县三清观去请大师兄马玄通。告诉两个童子:“叫你师大爷带着师父的九转还魂丹,急速快来。”两个童子到龙游县,请了马玄通,够奔北兴现。走在半路上,遇见济公作歌,马玄通没瞧得起济公,老道心说:“这个穷和尚,他也会说这修道的话。”见和尚一病不能走,老道是一番好心,把九转还魂丹都给和尚吃了。和尚倒死了,柴头把济公诓起来。和尚一揪老道,尹土雄说:“师父,方才多亏这位道爷给你药吃,你才好了。”和尚这才撒手说:“这位道爷给我药吃?”老道说:“不错。和尚贵宝刹在哪里?”和尚说:“西湖灵隐寺。上一字道,下一字济。讹言传说济颠就是我。马道爷贵姓呀?”老道说:“你知道我姓马,还问我贵姓?”和尚说:“你名字不叫玄通吗?”老道说:“是叫玄通。”和尚说:“你上哪去?”老道说:“开化县北兴观。”和尚说:“我也上北兴现。一同走罢。”老道说:“好。”和尚说:“我听说你们老道会驾趁脚风。你带着我走两步行不行。”老道说:“行。你闭上眼,可别睁开。”和尚就把眼一闭。老道一驾和尚的胳膊,只听耳轮中呼呼风响。走在半路上,和尚一睁眼说:“了不得了,漏了风了,道爷你站站罢。”老道惦念着师弟,赶路要紧。也不管和尚落下,架着起脚风,直奔开化县。刚来到北兴现庙门口,老道一瞧,门口有一人躺着睡觉。老道近前一看,是济公和尚。一翻身起来,说:“才来呀。”老道说:“我驾着趁脚风没歇着呀。”老道心中暗想:“怪道这个和尚有些来历。怎么他倒先来了?”和尚说:“道爷,你走后,我出恭来着,把你的九粒丸药都拉出来了,你瞧瞧,还给你罢。”老道一瞧,药还是原来一样,并没改了颜色。自己暗想“好怪”,把药接过来,放在腰中,这才叩打庙门。时候不多,出来一个小道童,把门一开说:“师大爷来了。我两个师兄呢?”马去通说:“他两个在后面走着就来。和尚请里面坐。”济公跟着进去。一瞧,这庙中正北是大殿。东西各有配房三间。小道重一打东配房鹤秆的帘子,老道同和尚进来。屋中是两喑一明,正当中有张八仙桌,两旁有椅子。靠东墙有一张床,床上躺着陈玄亮,正是陈玄亮在那里哼声不止。一见马玄通,说:“师兄来了。这位和尚是谁。”马玄通说:“这是灵隐寺济公。”马玄通说:“我带了九粒丸药,都给这位和尚吃了,他可又拉出来。”陈玄亮说:“好脏。”马宝通说:“你瞧颜色可没变。”陈玄亮说;“我不吃。”和尚说:“我这里有药,叫伸腿瞪眼丸。你吃点,一伸腿一睁眼就好。”和尚掏出一块来,给了陈玄亮吃下去。工夫不大,就听肚子里咕喀咕喀一响,要走动。陈玄亮叫道童搀着出去,走动了两次,立刻浑身肿消疼止,复旧如初。陈玄亮说;“好药,好药,真是好药!我蒙圣僧搭救弟子,实深感激。”立刻向济公行礼,连马直通都给和尚道谢。和尚说:“这倒不要紧。你这屋里有味,熏鼻子。”陈玄亮说:“什么味呀?”和尚说:“有贼味。”两个老道一听这话,都觉诧异。书中交代,这屋里床底下真有两个贼人,在这里藏着。两个老道可不知道。皆因开化县知县郑元龙由铁佛寺庙里,把陈玄亮带到衙门去。金眼佛姜天瑞只打算是知县把老道带到衙门去,说他搅闹庙场,把老道治罪。焉想到老爷派人把老道抬回庙去。早有人得了信,告诉姜天瑞。姜天瑞一想,知道陈直亮的师父是天台山上清宫东方太悦老仙翁。姜天瑞怕陈玄亮捉妖没捉成,必然要请他师父前来捉妖,坏了我庙中的大事。莫若我先下手的为强,后下手的遭殃。想罢,姜天瑞叫两个朋友来。一个叫铜头罗汉项永,一个叫乌云豹陈清。这两个人都是绿林中的江洋大盗,在姜天瑞庙里住着。姜天瑞今天把这两个人叫来说:“二位贤弟,我有一件事,求你二位辛苦一趟。”项水、陈清说:“兄长何出此言。有用我等之处,万死不辞。”姜天瑞说:“你二人带上钢刀,晚间够奔北兴现去,把老道陈玄亮杀了,人头给我带来。”项水、陈清点头答应,说:“这有何难。”候至天有掌灯之时,二人收拾好了,带上钢刀,出了铁佛寺。施展陆地飞腾,来到北兴现。跳墙进去,暗中探访。见陈玄亮出去,二人进了屋子,在床下一藏。打算等老道睡了,晚上行刺。焉想到马玄通同济公来了。济公一说有贼味,项永低声就问陈清说:“你身上有味么?”陈清说:“没有。”济公在外面答了话说:“你两个人没人味了,滚出来罢。”项永、陈清实藏不住了,由床下往外一窜,伸手拉刀。把两个老道吓了一惊。不知罗汉爷怎样施佛法捉拿贼人,且看下回分解。

话说济公吃下九粒药,气绝身亡。柴头说:“道爷,你瞧死了没有?我说不叫你给他吃,你说吃死你给抵偿。”老道吓得惊慌失色,说:“无量佛,无量佛!怪哉,怪哉!”柴头说:“你也不用念无量佛。你给治死,我能给治活了。”尹土雄说:“柴头你怎么给治活呢?”柴头说:“杜头,你把酒都喝了罢,不用给和尚留着”杜头说:“快喝。”这句话没说完,和尚一翻身爬起来说:“哪有酒?拿来我喝点。”柴头说:“你们瞧好了没有?”和尚翻身站起来说:“好老道,你给我要命丹吃,你别跑。”过去一把竟把老道脖领揪住。书中交代,这个老道乃是天台山上清宫东方太悦老仙翁的徒弟。在开化县北门外,有一座北兴观,庙里有一个老道叫陈玄亮,也是老仙翁的门徒。陈玄亮也是修道的。这天陈玄亮在庙中一看,正北上有一股妖气冲天。陈玄亮一想:“我在这一方,岂能容妖魔作怪?我去找找妖精在哪里。我把他除了,省得扰乱世界。”想罢带了宝剑,往正北一找;找到铁佛寺。一瞧,正是铁佛在那里口吐人言,说:“善男信女前来求药,香佛在此搭救众生。每人给留下一吊钱,共成善举,可以修盖大殿。拿包药去,可保汝一家平安。”陈玄亮一瞧,这股妖气由铁佛像里出来。众烧香人传言说:本地臌症①流行,一求佛爷就好。陈百亮一想:“这是妖精洒的灾,我何不把他斩了。”

话说项永、陈清两个碱人,由床下往外一审,伸手拉刀,意欲跟和尚动手。和尚用手一指,把贼人用定神法定住。这时,帘板一起,由外窜进四个人来,正是柴元禄、杜振英、杨国栋、尹土雄。书中交代,四位班头,两个小道童,走在道路上。马玄通带着和尚,一施展趁脚风,把四个班头两个道重落下。柴头就问:“道童,是哪里庙的?”小道童说:“我们是开化县北兴观的。”柴头说:“方才那位道爷,是你们师父吗?”道童说:“不是,是我们师大爷。”柴头说:“我们那位和尚,跟你们师大爷上你们庙里去,咱们一同走罢。”道童说:“要一同走,怕你们四位跟不上我们,我们会趁脚风。”柴头说:“我们四个人会陆地飞腾法。你们二人慢着点,我们四人快着点,咱们一同走罢。”道童说:“就是。”六个人这才一同顺着大路来到北兴观。到了庙门口,道童说:“到了,等我叫门。”柴头说:“不用叫门,我进去给你开。”说着话,柴元禄、杜振英一拧身窜上墙去。这两个人心里有心思,为是叫杨国栋、尹士雄瞧瞧,我两个人是办华云龙的原差,不是无能之辈。焉想到杨国栋,尹土雄这两个人也跟着蹿上墙去。这两个人也有心思,是要叫柴元禄、杜振英瞧瞧,我们虽是外县的官人,也不是无能之辈。这四个人彼此意见相同,这叫斗心不斗口。四个人窜到里面,把门开了,两个小道童进去,把门关上,众人够奔东配房。四位班头一进来,正赶上和尚把两个贼人定住。柴头、杜头就问说:“师父,哪个是华云龙?”和尚说:“没有华云龙。”杨头、尹头说:“师父,哪个是盗公文的贼?”和尚说:“也没有盗公文的贼。先把这两个贼捆上。虽然都不是,也别放走了。”柴头众人就把两个贼人捆上。陈玄亮吩咐道童摆酒。四位甜头见过老道,彼此行礼。大众落座吃酒。和尚说:“二位道友,天亮把这两个贼人解到知县衙门。告诉知县,就提我和尚来了,要在铁佛寺捉妖,替这一方除害。二位道友,可别明着把贼人送衙门。要明着解了走,这开化县遍地是贼,不但把贼抢了走,还跟你们二位道友结了仇,就与你们二位有性命之忧。”陈直亮说:“师父你给出个主意怎么办?”和尚说:“你把两个贼人拿被包上,雇扛肩的搭着。以送供尖为名,就说庙里给老爷送供文。”老道答应。喝着酒,天已大亮。四个卖力气的人进来,一瞧两个锦被包,直动不止。贼人闷的很,焉有不动之理?扛肩的人就问:“什么东西?”老道还答话不出。和尚说:“变蛋。”扛肩的说:“我们真没听见过这个名目。”和尚说:“你们就不用管了。”当时两个老道跟着叫人抬着,奔知县衙门。和尚说:“柴头,你们四个人,先到铁佛镇巡检司,先去投文,就说我和尚随后就到。”四位班头够奔巡检司来。到挂号房一投文,巡检司的老爷刘国绅,立时请四位班头进去。四个人给刘老爷行礼。刘老爷一问,柴头说:“同济公来到铁佛寺办案。”把底里根由一说,刘老爷说:“原来是圣憎前来办案。怎么还没来呢?”柴头说:“少时就来。”少时济公来到巡检司挂号房。和尚说:“辛苦,掌柜的。”官人一听,说:“大师父,这里没有掌柜的,这是衙门。”和尚说:“衙门没掌柜的,有什么?”官人说:“有老爷。”和尚说:“有舅舅没有?”官人说:“你这是找打。”和尚说:“你告诉你们老爷,说我老人家来了。”官人一听,说:“和尚你是难呀?”和尚说:“我是灵隐寺济颠,找你们老爷。”立刻叫人进去回禀。少时,刘国绅迎接出来,赶奔上前说:“圣僧来了,道里面坐。”和尚说:“刘老爷请。”一同到了书房,四位班头也在这里。和尚来到屋中落座,有人进上茶来,和尚说:“刘老爷,你拿你的名片,到铁佛寺去。请那庙的和尚,就说有本处的绅声富户要给他修庙,把和尚情来问问,得多少银子。你先把盗公文贼人诓来。我和尚在里间屋藏着,等他来了,我先把他拿住,然后再到铁佛寺捉妖。”刘国纳点头答应,立刻派手下人拿名片,到铁佛寺去。教给家人一番话,家人到铁佛寺去请和尚。且说金眼佛姜天瑞,自从徐沛上龙游县走后,未见回来。他手下众绿林的朋友,都出去做买卖。就留下乾坤盗鼠华云龙,昼瘸僧冯元志,皂托头彭振,万花僧徐恒这四个人跟他看庙。今天华云龙、姜天瑞没在庙里。只因小西村众绅士富户,内中有明白人说:“这开化县八百多村,家家闹臌胀病。勿论什么名医,都瞧不好,非得到铁佛寺去求铁佛才能好。这其中定有缘故。求铁佛,贫家讨药,要一吊钱,富家讨药,要银一两。莫如把庙里和尚找来,跟他商量,大家凑钱给他修庙,叫他给求求铁佛,就许能除了灾。”大家商量好,派人去请和尚。姜天瑞同着华云龙,够奔小西村去。他二人刚走,巡检司的家人来请,说:“现在众绅士富户,向我们老爷商量,要给修庙。请和尚商量用多少银子。”昼瘸僧说:“我去。”立时他架着拐,同着家人来到巡检司,让到书房。刘老爷说:“和尚来了。”冯元志向刘老爷打一问讯。济公此时在东里间屋中躲着。四位班头在西间屋子躲着,刘老爷让冯元志坐下,说:“和尚贵姓?”昼瘸憎说:“我在家姓冯,僧名叫元志。”刘老爷说:“你出家几年了?”冯元志说:“我是半路出家的。皆因腿子受了残疾,就算是残人。”刘国绅说:“现在有人要修庙。你那庙里要重修,得用多少银子呢?”昼瘸僧他本是个贼,哪里懂得修庙用多大工程?当时也说不出多少来。刘国绅说:“你说不出来,我倒约了一位行家和尚,给你见见。圣僧请出来。”济公一掀帘子出来,道:“好东西,冯元志,你敢把我们公文盗去。我看你哪里走!”冯元志一听这句话,大吃一惊。打算站起身来,往外要走。济公用手一指,用定神法把贼人定住。济公伸手,由贼人兜囊之内,把拿华云龙的海捕文书掏出来,交柴头说;“柴头,把公文拿去罢。”柴头接过来一瞧,果然不错。和尚说:“刘老爷你先叫官人把这个贼人锁起来,暂把他押在你衙门里。我和尚要上铁佛寺前去捉妖,四位班头跟我走。”刘国绅立刻叫人把冯元志锁上,押到班房去。且说柴元禄、杜振英、杨国栋、尹土雄四个人,跟着和尚出了巡检司衙门,来到铁佛寺。见庙门口真是拥挤不动。也有卖吃的,来赶庙会,也有卖货的。庙里庙外,人烟稠密,来来往往。这些善男信女,来烧香求药治病的人无数。这一座庙是三座山门,全都大开。庙门口有两根旗杆,庙里面也有两根旗杆,正山门上有一块匾,上写“敕建护国铁佛寺”。和尚带领四位班头进了东角门一看,正北是大殿五间。东西各有配房五间。大殿的东边,是四扇绿屏风,开着两扇,关着两扇子着是第“层院子。这庙里是五层殿,连东西跨院共有一百余间房子。头一层大殿中间,就是供的那尊铁佛。济公抬头一看,由正殿里一股气直冲斗牛之间。和尚说:“阿弥阳佛,善哉善哉。”罗汉爷这才要施佛法,大展神通,要在大殿捉妖。不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①臌症:中医学病症名,也叫“鼓胀”。此病患者腹部胀出如鼓,骨筋暴露,形瘦,倦怠,面色泛黄等。

  想罢,拉出宝剑,照定铁佛这股妖气一砍。焉想到由铁佛嘴里出来一股黑气,竟将陈玄亮喷倒在地,当时浑身紫肿,不能转动。早有人报与金眼佛姜天瑞。姜天瑞一想:“陈玄亮无缘无故来坏我的事,莫若我把他搭到后面来,将他结果了性命,剪草除根,省得萌芽复起。”想罢刚要派人去招,有人来回禀说:“本处知县郑元龙来烧香,瞧见陈玄亮。老爷吩咐把老道带到衙门发落。”售天瑞说:“也好,让知县带了去发落他罢。”郑老爷把陈玄亮带回衙门。知县平素知道老道是好人,一问陈玄亮怎么回事?老道也缓醒过来,说:“铁佛寺乃是妖精作怪。我打算把妖精除了,没想到妖精道行大,把我喷了。我不定活得了活不了。”知县说:“你准知道是妖精?怎么办呢?”陈玄亮说:“只要把我师父请来,就可以把妖精捉住。”知县说:“也好。”立刻派人把老道抬回庙去。老道一想:“浑身疼痛难挨,请师父东方太悦老仙翁,恐其道路太远来不及。”这才派童子去到龙游县三清观去请大师兄马玄通。告诉两个童子:“叫你师大爷带着师父的九转还魂丹,急速快来。”两个童子到龙游县,请了马玄通,够奔北兴现。走在半路上,遇见济公作歌,马玄通没瞧得起济公,老道心说:“这个穷和尚,他也会说这修道的话。”见和尚一病不能走,老道是一番好心,把九转还魂丹都给和尚吃了。和尚倒死了,柴头把济公诓起来。和尚一揪老道,尹土雄说:“师父,方才多亏这位道爷给你药吃,你才好了。”和尚这才撒手说:“这位道爷给我药吃?”老道说:“不错。和尚贵宝刹在哪里?”和尚说:“西湖灵隐寺。上一字道,下一字济。讹言传说济颠就是我。马道爷贵姓呀?”老道说:“你知道我姓马,还问我贵姓?”和尚说:“你名字不叫玄通吗?”老道说:“是叫玄通。”和尚说:“你上哪去?”老道说:“开化县北兴观。”和尚说:“我也上北兴现。一同走罢。”老道说:“好。”和尚说:“我听说你们老道会驾趁脚风。你带着我走两步行不行。”老道说:“行。你闭上眼,可别睁开。”和尚就把眼一闭。老道一驾和尚的胳膊,只听耳轮中呼呼风响。走在半路上,和尚一睁眼说:“了不得了,漏了风了,道爷你站站罢。”老道惦念着师弟,赶路要紧。也不管和尚落下,架着起脚风,直奔开化县。刚来到北兴现庙门口,老道一瞧,门口有一人躺着睡觉。老道近前一看,是济公和尚。一翻身起来,说:“才来呀。”老道说:“我驾着趁脚风没歇着呀。”老道心中暗想:“怪道这个和尚有些来历。怎么他倒先来了?”和尚说:“道爷,你走后,我出恭来着,把你的九粒丸药都拉出来了,你瞧瞧,还给你罢。”老道一瞧,药还是原来一样,并没改了颜色。自己暗想“好怪”,把药接过来,放在腰中,这才叩打庙门。时候不多,出来一个小道童,把门一开说:“师大爷来了。我两个师兄呢?”马去通说:“他两个在后面走着就来。和尚请里面坐。”济公跟着进去。一瞧,这庙中正北是大殿。东西各有配房三间。小道重一打东配房鹤秆的帘子,老道同和尚进来。屋中是两喑一明,正当中有张八仙桌,两旁有椅子。靠东墙有一张床,床上躺着陈玄亮,正是陈玄亮在那里哼声不止。一见马玄通,说:“师兄来了。这位和尚是谁。”马玄通说:“这是灵隐寺济公。”马玄通说:“我带了九粒丸药,都给这位和尚吃了,他可又拉出来。”陈玄亮说:“好脏。”马宝通说:“你瞧颜色可没变。”陈玄亮说;“我不吃。”和尚说:“我这里有药,叫伸腿瞪眼丸。你吃点,一伸腿一睁眼就好。”和尚掏出一块来,给了陈玄亮吃下去。工夫不大,就听肚子里咕喀咕喀一响,要走动。陈玄亮叫道童搀着出去,走动了两次,立刻浑身肿消疼止,复旧如初。陈玄亮说;“好药,好药,真是好药!我蒙圣僧搭救弟子,实深感激。”立刻向济公行礼,连马直通都给和尚道谢。和尚说:“这倒不要紧。你这屋里有味,熏鼻子。”陈玄亮说:“什么味呀?”和尚说:“有贼味。”两个老道一听这话,都觉诧异。书中交代,这屋里床底下真有两个贼人,在这里藏着。两个老道可不知道。皆因开化县知县郑元龙由铁佛寺庙里,把陈玄亮带到衙门去。金眼佛姜天瑞只打算是知县把老道带到衙门去,说他搅闹庙场,把老道治罪。焉想到老爷派人把老道抬回庙去。早有人得了信,告诉姜天瑞。姜天瑞一想,知道陈直亮的师父是天台山上清宫东方太悦老仙翁。姜天瑞怕陈玄亮捉妖没捉成,必然要请他师父前来捉妖,坏了我庙中的大事。莫若我先下手的为强,后下手的遭殃。想罢,姜天瑞叫两个朋友来。一个叫铜头罗汉项永,一个叫乌云豹陈清。这两个人都是绿林中的江洋大盗,在姜天瑞庙里住着。姜天瑞今天把这两个人叫来说:“二位贤弟,我有一件事,求你二位辛苦一趟。”项水、陈清说:“兄长何出此言。有用我等之处,万死不辞。”姜天瑞说:“你二人带上钢刀,晚间够奔北兴现去,把老道陈玄亮杀了,人头给我带来。”项水、陈清点头答应,说:“这有何难。”候至天有掌灯之时,二人收拾好了,带上钢刀,出了铁佛寺。施展陆地飞腾,来到北兴现。跳墙进去,暗中探访。见陈玄亮出去,二人进了屋子,在床下一藏。打算等老道睡了,晚上行刺。焉想到马玄通同济公来了。济公一说有贼味,项永低声就问陈清说:“你身上有味么?”陈清说:“没有。”济公在外面答了话说:“你两个人没人味了,滚出来罢。”项永、陈清实藏不住了,由床下往外一窜,伸手拉刀。把两个老道吓了一惊。不知罗汉爷怎样施佛法捉拿贼人,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