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干吗又来问我?”蛇咝咝地叫着,“难道你不相信它的话?”

雨停了,太阳露出了笑脸,阳光洒在兽笼上,宠子前面站着许多穿得漂漂亮亮的大人和小孩。他们用手指着笼子里的野兽,欢乐地说笑着。
“你看到那些猴子了吗?”一位胖胖的女人问那个正挖着鼻孔的红头发小女孩,“它们什么都模仿人,甚至还打它们的孩子。
“它们为什么要打孩子?”红头发女孩问。
“孩子们不听话,所以要打。”胖女人答道,“假如你不乖,我也要打你。”
“你瞧这些人,”老猴子对坐在它前面、抓着后脑壳的小猴子说,“他们今天又是那么滑稽可笑。”
“我不喜欢他们。”小猴子说,“他们什么都模仿我们。只有一个人,我还喜欢,瞧,他正好过来了。”
“这是小胡克迪普克。”老猴子说,“对,他还不错,”
小胡克迪普克走近鲁笼,“你们好!”他说,“日子过得怎么样?”
“谢谢,”小猴子答道,“还算不坏。”
“幸好雨停了,”小胡克迪普克说,“我全身都湿透啦。有件事,我一直想请教你们:究竟谁是百鲁之王?”
“百兽之王?”老猴子惊奇地问,“你都五岁了,难道还不知道谁是百兽之王?”
“我妈妈说是狮子。”小胡克迪普克说,“不过,她也说不清楚。”
“真可笑,”老猴子喊着从树上爬下来,对小猴子说,“你听说过么,我的小宝贝?他说是狮子,而咱整个野兽国哪个不知,百兽之王除了猴子还有谁!”
“你?爸爸,你是百兽之王?”小猴子吃惊得连搔痒都忘了。
“那当然罗,我的宝贝儿子。”老猴子自豪地说。
“为什么呢,假如我可以问问的话?”小胡克迪普克大声问道。
“这还有什么可问的?”老猴子叹了一口气,“因为我们是所有野兽中最聪明的。像我们这样聪明的只有人类了。你自己也看到了,你们能模仿我们的一切。”
“是你们在模仿我们。”小胡克迪普克说,“不过,我并不想同你们争吵,现在我要到狮子那儿去。”
“你尽管去吧。”老猴子满不在乎地跳回树上。
狮子正躺在太阳下,打着哈欠。它刚美美地吃了一顿午餐,有点睡意朦胧。
“你好啊,狮子先生。”小胡克迪普克问候道:“你身体好吗?”狮子懒得答腔。它正用血红的大舌头舔着黄毛爪子。
“它的脑袋多大啊!”小胡克迫普克想,“它准是百兽之王。”
“狮子先生,”他边说边朝铁栏杆走近一步,“狮子先生,您长着如此威武的大脑袋,人们都以为,您肯定是百兽之王:可是,百兽之王原来却是猴子!”
狮子那通红的大舌头突然停止舔黄毛爪子了。它慢慢地站起来,抖动一下身子。无数的水珠如同千万只小太阳从它的皮毛上抖落下来。“是谁对你这样胡说八道的?”它吼叫着,愤怒地用尾巴打着地面,“猴子是百兽之王?真可笑,百兽之王是我!”
“为什么说你是百兽之王呢?”小胡克迪普克问道。“这还要问?”狮子轻蔑地说道,“因为我是最凶猛的野兽。所有的动物在我面前都要发抖,我只需吼叫一声,它们就要慌忙逃命。”狮子说着便咆哮了一声,小胡克迫普克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吓得连忙跑开了,他一口气跑到蛇的前面才停住。
蛇盘蜷着身子,躺在铁笼中间。它那银色的鳞片闪闪发光。它抬起那扁长、闪着绿光的脑袋,那带叉的信子正在空中剧烈地蠕动着,那小小的眼睛金黄通亮。“你好啊,蛇太太!”小胡克迪普克很有礼貌地上前招呼道,“有件事想请教您。”“你想知道什么?”蛇太太问道。它那金色的眼睛细细地打量着小胡克迪普克。“我想知道,谁是百兽之王?”小胡克迪普克说。蛇将身子晃来晃去,咝咝地哼道:“想知道这件事并不难。”

有一次,狼发现豺的洞里无人看守,便溜了进去,等候豺回家。当豺回来时,它发现洞口地上有陌生的脚印,就警惕地站住了,想道:“我得小心为妙。”于是,它大声地叫道:
“我的房子, 我的窝, 你是我 忠诚可靠的家!”
洞里鸦雀无声。豺又接着说:“啊,我的房子!我们一直是无话不谈,亲密无间。每次,只要我一到门口,你总是会回答我的话。而今天,你为什么一声不吭?请你赶快回答我,那就没有事;你要是继续沉默,我就要离开你,另找新居了。”
狼在洞里一听此言,暗自思量:“天晓得!原来这所住宅听到主人呼唤,它就得回答。要是我现在仍然沉默着,这只豺就要回头走了,那我岂不是空等一场。最聪明的办法是我来回答。”于是,它高声叫道:“听到了,主人,遵命就是!”
豺一听是狼的声音,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它飞快地跑到正在附近放牧的牧人那里,将此事告诉了他。牧人早就请求上天保佑,使他能有机会抓到那只抢走他肥羊的恶狼报仇。他立即赶往豺的住处,用大石头封了洞口。狼再也无法跑掉,它只好在洞里痛苦地饿死,渴死。狼本想设诡计暗算豺,结果反而害了自己。
山猫太太讲完后,山猫说:“可是,我和这只狼有什么共同之处?你刚才讲的那只狼太愚蠢了,它要是有一点头脑,在洞里就不会答腔。要想策划一个诡计,首先自己得是最聪明的人。这一点你是不懂的。”
正当山猫夫妇谈得起劲时,外面突然闹声嘈杂。它们伸头一瞧,哟,狮子回来了!飞禽走兽,蜂拥而来,迎接这位百兽之王。它的管家猴子,急忙赶上前去,向主人报告那只山猫是怎么来的,又是如何地无礼等等。狮子问道:“啊,猴子,你刚才对我所说的这种胆量和能力,对一只山猫来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也许它根本不是山猫,而是一只比我还要厉害的其它什么野兽。我可得小心提防哩。”说着,狮子站住了。猴子仍然坚持道:“哎,我的百兽之王,难道世上还有什么动物比你还要大胆,比你还要厉害,比你还要勇猛?现在你怎么反倒犹豫不决呢?我见过山猫上千次,可以肯定就是它。你不能再迟疑不决,这个坏蛋应该马上受到惩罚。”
“啊,你这猴子!”狮子答道,“山猫是不会如此胆大包天的。再说,它也该深知我的爪子的厉害。那只野兽虽然很小,但很可能要比我厉害得多。有句成语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因此,我看不跟它斗才是明智的,我宁可压恨儿不露面,还是逃离此地为妙。因为要是我不能取胜,从此就将威信扫地啦。”
狮王和猴子边说边走,不觉已走近住宅。它们胆战心惊地左顾右盼,随时准备逃跑。这时,山猫太太对自己丈夫说:“喂,你这只黑耳朵猫,我所担忧的大祸已经临头了。现在你打算怎么救我们出去?”山猫答道:“等狮子走近时,你就想办法让我们的孩子哭叫起来。等我问你孩子为什么哭叫,你就说:‘我们的孩子吃惯了狮子肉,尽管我们厨房里有的是老虎肉,但孩子们仍然要吃狮子肉,因为狮子肉好吃。’记住,你得这样回答!”
等狮子离住宅很近时,山猫太太便开始拧小山猫,痛得孩子们大哭大叫起来。山猫先生大声地喊道:“你怎么搞的,弄得孩子又哭又叫的?”山猫太太照着山猫刚才教她的话说了。只听山猫叫道:“厨房里的老虎肉堆积如山,定是因为孩子们吃惯了狮子肉,如今对老虎肉都不感兴趣了。那我问你,前不久我带回来的那只狮子弄到哪里去了?”
“喔!”山猫太太回答说:“这头狮子可能还没吃完。但我们的孩子一向只肯吃新鲜的狮子肉,那搁了好几天的肉,它们是不愿吃的。它们要吃新鲜的烤肉。”山猫答道:“嘿!眼下它们只能先吃点不太新鲜的肉。原来住在这座森林里的狮子,可能近几天会回来。因为它外出已有一些时候了,有可能今天就回来。要是它回来了,我想,我们的孩子便能吃到一块新鲜的狮子肉啦。”

“百兽之王是我。”公鸡说着,又自豪地啼叫起来,“我要比
猴子聪明,比狮子贤德,比蛇威武。倘若你还需要一个证据表明我确是百兽之王的话,那请你抬头看看天空:在那儿,你可以看到我的纪念像。我正高高地站在教堂的尖顶上。我凝视着远处的国土,随风转向四面八方。”

公鸡展开它的翅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喔——喔——喔,”向全世界高高奏起那雄壮的歌曲,震得小胡克迪普克捂注耳朵,吓得赶快跑掉。

“啊哈,就算是这样。”公鸡说,“你可是大错特错了,小胡克迪普克!不该看能杀死谁,而要看能救活谁呀,我在救生方面可内行啦。”

“那么,究竟谁是百兽之王呢,如果不是蛇,也不是狮子,也不是猴子的话?”

“你好啊,狮子先生。”小胡克迪普克问候道:“你身体好吗?”狮子懒得答腔。它正用血红的大舌头舔着黄毛爪子。

“你看到那些猴子了吗?”一位胖胖的女人问那个正挖着鼻孔的红头发小女孩,“它们什么都模仿人,甚至还打它们的孩子。

“嘿,小胡克迪普克,你真傻。”公鸡说,“就看谁叫得最响么?不是的!这要取决于其他的一些方面。”

“你可什么也没说啊。”小胡克迪普克喊道,“你已同猴子谈过话了吗?”

“它们为什么要打孩子?”红头发女孩问。

“这还有什么可问的?”老猴子叹了一口气,“因为我们是所有野兽中最聪明的。像我们这样聪明的只有人类了。你自己也看到了,你们能模仿我们的一切。”

“你又不是魔法师,”小胡克迪普克说道,“要能把人救活,可得会魔法哩。”

“它当然想。”小胡克迪普克说。

“狮子先生,”他边说边朝铁栏杆走近一步,“狮子先生,您长着如此威武的大脑袋,人
们 都 以 为,您肯定是百兽之王:可是,百兽之王原来却是猴子!”

“不错,正是本人。”公鸡拍拍胸脯说,“猴子除了啃香蕉。抓跳蚤或者揍揍小猴子,究竟还能干点什么?这也算什么本事吗?相反,你看看我:在鸡院里总共有五十只鸡,但只有一只公鸡,这就是我。当然还不仅是这些。你可能还不知道,我还是一位星学家。此外,没有谁能像我那样精确地知道时间。我整夜地观察天空,时间一到,我便开始啼叫。我的啼叫声响彻全村,所有的人都按我的报时行动。”

“不错,你可能比猴子聪明。”小胡克迪普克只好承认,“不过,你不如狮子那么凶猛强壮。你能随心所欲地啼叫,而狮子吼叫起来,可比你响得多。所有的野兽见到它都赶快逃开。”

“你瞧这些人,”老猴子对坐在它前面、抓着后脑壳的小猴子说,“他们今天又是那么滑稽可笑。”

“为什么呢,假如我可以问问的话?”小胡克迪普克大声问道。

“它的脑袋多大啊!”小胡克迫普克想,“它准是百兽之王。”

小胡克迪普克走近鲁笼,“你们好!”他说,“日子过得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小胡克迪普克耸耸肩膀,“也可能是它,也可能是猴子。”

“你尽管去吧。”老猴子满不在乎地跳回树上。

蛇盘蜷着身子,躺在铁笼中间。它那银色的鳞片闪闪发光。它抬起那扁长、闪着绿光的脑袋,那带叉的信子正在空中剧烈地蠕动着,那小小的眼睛金黄通亮。“你好啊,蛇太太!”小胡克迪普克很有礼貌地上前招呼道,“有件事想请教您。”“你想知道什么?”蛇太太问道。它那金色的眼睛细细地打量着小胡克迪普克。“我想知道,谁是百兽之王?”小胡克迪普克说。蛇将身子晃来晃去,咝咝地哼道:“想知道这件事并不难。”

“因为只要我愿意,我就能杀死它们。”蛇咝咝叫着,“你仔细瞧瞧我的牙,它可尽是毒汁。谁被我咬一口,谁就活不成。”

“这是小胡克迪普克。”老猴子说,“对,他还不错,”

“该是谁呢?”公鸡说,“我敢打赌,我对它要比你熟悉。”

“那它凭什么?”

“那当然罗,我的宝贝儿子。”老猴子自豪地说。

“我不喜欢他们。”小猴子说,“他们什么都模仿我们。只有一个人,我还喜欢,瞧,他正好过来了。”

“当然是我。”公鸡说。

“真可笑,”老猴子喊着从树上爬下来,对小猴子说,“你听说过么,我的小宝贝?他说是狮子,而咱整个野兽国哪个不知,百兽之王除了猴子还有谁!”

“难道我这一切都是白讲了?”公鸡生气地问道,“要是你还是没有听懂的话,我现在干脆明确地告诉你,这百兽之王既不是蛇,也不是狮子和猴子。”

“你说得好极了。”小胡克迪普克说,“但百兽之王反正还是蛇。”

在小河边的草地上,小胡克迪普克又碰到公鸡。这只公鸡长着金色的羽毛,火红的鸡冠,它正高傲地在草地上踱着方步。

“最聪明的野兽?”公鸡大笑道,“你竟相信这无赖的鬼话?”

狮子正躺在太阳下,打着哈欠。它刚美美地吃了一顿午餐,有点睡意朦胧。

“我妈妈说是狮子。”小胡克迪普克说,“不过,她也说不清楚。”

“你?爸爸,你是百兽之王?”小猴子吃惊得连搔痒都忘了。

“你瞧,小胡克迪普克,”公鸡喊道,“当一只野兽吼叫的时候,其他野兽都逃开;相反,当我啼叫时,大伙都跑拢来,这才对呀!”

“请注意。”公鸡说着,便掉转头,开始大声啼叫起来。所有的母鸡都立即飞跑过来,团团围住公鸡,列成了一个半圆形。

“孩子们不听话,所以要打。”胖女人答道,“假如你不乖,我也要打你。”

“我可不是像你那么想的。”公鸡说,“好好听着:每天早晨,我用自己的啼叫声,不是将人们和动物都救活了么?他们睡了整整一夜,像死去一样。每当清晨来临,我便拼命啼叫着,他们这才醒过来,是我使他们重新看到新的一天的光明。”

“那么说,你是百兽之王了?”小胡克迪普克说。这下,他心满意足地回家去了。

“我没有说相信呀。不过,究竟谁比猴子更聪明呢?”

“因为它是最最聪明的野兽。”

“为什么说你是百兽之王呢?”小胡克迪普克问道。“这还要问?”狮子轻蔑地说道,“因为我是最凶猛的野兽。所有的动物在我面
前 都 要
发抖,我只需吼叫一声,它们就要慌忙逃命。”狮子说着便咆哮了一声,小胡克迫普克顿时感到毛骨悚然,吓得连忙跑开了,他一口气跑到蛇的前面才停住。

“谢谢,”小猴子答道,“还算不坏。”

“你是百兽之王?”小胡克迪普克闹糊涂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谁不能说,竟说蛇?这是怎么回事?”

“百兽之王?”老猴子惊奇地问,“你都五岁了,难道还不知道谁是百兽之王?”

“你知道了什么新鲜事?”公鸡昂着头问道。看来它心情不佳,因为今天只有一只小母鸡对它表示过爱慕。

“对我来说却是很难的。”小胡克迪普克说,“我刚才从狮子那儿来,它说,它是百兽之王。”

狮子那通红的大舌头突然停止舔黄毛爪子了。它慢慢地站起来,抖动一下身子。无数的水珠如同千万只小太阳从它的皮毛上抖落下来。“是谁对你这样胡说八道的?”它吼叫着,愤怒地用尾巴打着地面,“猴子是百兽之王?真可笑,百兽之王是我!”

“为什么?因为它的毒汁能杀死任何一只野兽。”

图片 1

“我已知道,谁是百兽之王了。”

“幸好雨停了,”小胡克迪普克说,“我全身都湿透啦。有件事,我一直想请教你们:究竟谁是百鲁之王?”

“取决于什么呢?”小胡克迫普克问。

“是你们在模仿我们。”小胡克迪普克说,“不过,我并不想同你们争吵,现在我要到狮子那儿去。”

“我又知道了一点新鲜事,”小胡克迪普克说。

“你别再吹了。”小胡克迪普克说,“你肯定比不过蛇,因为蛇是百兽之王。”

“你?”小胡克迪普克吃惊地眼睛睁得老大。

谁是百兽之王

摘要: 谁是百兽之王
雨停了,太阳露出了笑脸,阳光洒在兽笼上,宠子前面站着许多穿得漂漂亮亮的大人和小孩。他们用手指着笼子里的野兽,欢乐地说笑着。
“你看到那些猴子了吗?”一位胖胖的女人问那个正挖着鼻孔的 …

雨停了,太阳露出了笑脸,阳光洒在兽笼上,宠子前面站着许多穿得漂漂亮亮的大人和小孩。他们用手指着笼子里的野兽,欢乐地说笑着。

“也可能是狮子,也可能是猴子?”蛇咝咝地叫着,“你尽说蠢话。百兽之王是我!”

“同猴子谈,难道它也想当百兽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