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光二年春正月庚子朔,帝御明堂殿受朝贺,仗卫如式。壬寅,南郊礼仪使、
太常卿李燕进太庙登歌酌献乐舞名,懿祖室曰《昭德之舞》,献祖室曰《文明之舞》,
太祖室曰《应天之舞》,昭宗室曰《永平之舞》。甲辰,幽州上言,契丹入寇至瓦
桥。《契丹国志》:时契丹日益强盛,遣使就唐求幽州,以处卢文进。以天平军节
度使李嗣源为北面行营都招讨使,陕州留后霍彦威为副,率军援幽州。己巳,故宣
武军节度副使、权知军州事、检校太傅王瓚赠太子太师。丁未,诏改朝元殿复为明
堂殿,又改崇勋殿为中兴殿。戊申,以振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傅、同平章事李存霸
权知潞州留后;以知保大军军州事高允韬为检校太保。庚戌,以泾原节度使、充秦
王府诸道行军司马、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尉、兼侍中李严为检校太尉、兼中书
令,依前泾原军节度使,充秦王府诸道行军司马。诏改应顺门为永曜门,太平门为
万春门,通政门为广政门,凤明门为韶和门,万春门为中兴门,解卸殿为端明殿。

旧五代史卷三十一

是日,诏曰:“皇纲已正,紫禁方严,凡事内官,不合更居外地。诏诸道应有
内官,不计高低,并仰逐处并家口发遣赴阙,不得辄有停滞。”帝龙潜时,寺人数
已及五百,至是合诸道赴阙者,约千余人,皆给赐优赡,服玩华侈,委之事务,付
以腹心。唐时宦官为内诸司使务、诸镇监军,出纳王命,造作威福,昭宗以此亡国。
及帝奄有天下,当知戒彼前车,以为殷鉴,一朝复兴兹弊,议者惜之。新罗王金朴
英遣使朝贡。辛亥,中书门下奏:“准本朝故事,诸王、内命妇、宰臣、学士、中
书舍人、诸道节度、防御、团练使、留后官告,即中书帖官告院索绫纸褾轴,下所
司书写印署毕,进入宣赐。其文武两班及诸道官员并奏荐将校,并合于所司送纳硃
胶绫纸价钱。伏自伪梁,不分轻重,并从官给,今后如非前件事例,请官中不给告
敕,其内司大官侍卫将校转官,即不在此限。”从之。壬子,蜀主王衍致书于帝,
称有诈为天使,驰报收复汴州者,诏捕之,不获。癸丑,有司奏:郊祀前二日,迎
祔高祖、太宗、懿祖、献祖、太祖神主于太庙。议者以中兴唐祚,不宜以追封之祖
杂有国之君以为昭穆,自懿祖已下,宜别立庙于代州,如后汉南阳故事可也。幽州
北面军前奏,契丹还塞,诏李嗣源班师。凤翔节度使、秦王李茂贞上表,请行籓臣
之礼,帝优报之。甲寅,帝于中兴殿面赐郭崇韬铁券。有司上言:“皇太后到阙,
皇帝合于银台门内奉迎。”诏亲至怀州奉迎。中书奏:“自二十三日后散斋内,车
驾不合远出。”诏改至河阳奉迎。以礼部尚书、兴唐尹王正言依前礼部尚书,充租
庸使。

旧五代史卷三十九

庄宗纪五

乙卯,渤海国遣使贡方物。幽州奏,妫州山后十三寨百姓却复新州。戊午,以
前太子少师薛廷珪为检校户部尚书、太子少师致仕;以前太子宾客封舜卿为太子少
保致仕;以前太子宾客李文规为户部侍郎致仕。诏盐铁、度支、户部并委租庸使管
辖。庚申,四方馆上言:“请今后除随驾将校,及外方进奉专使文武班三品以上官,
可以内殿对见,其余并诣正衙,以申常礼。”从之。车驾幸河阳,奉迎皇太后。辛
酉,帝侍皇太后至,文武百僚迎于上东门。是日,河中府上言,稷山县割隶绛州。
以太仆卿李纾为宗正卿,以卫尉卿杨遘为太仆卿。西京昭应县华清宫道士张冲虚上
言,天尊院枯桧重生枝叶。乙丑,有司上言:“南郊朝享太庙,旧例亲王充亚献、
终献行事。”乃以皇子继岌为亚献,皇弟存纪为终献。丙寅,帝赴明堂殿致斋。丁
卯,朝飨于太微宫。戊辰,飨太庙,是日赴南郊。

明宗纪五

  同光二年春正月庚子朔,帝御明堂殿受朝贺,仗卫如式。壬寅,南郊礼仪使、太常卿李燕进太庙登歌酌献乐舞名,懿祖室曰《昭德之舞》,献祖室曰《文明之舞》,太祖室曰《应天之舞》,昭宗室曰《永平之舞》。甲辰,幽州上言,契丹入寇至瓦桥。《契丹国志》:时契丹日益强盛,遣使就唐求幽州,以处卢文进。以天平军节度使李嗣源为北面行营都招讨使,陕州留后霍彦威为副,率军援幽州。己巳,故宣武军节度副使、权知军州事、检校太傅王瓚赠太子太师。丁未,诏改朝元殿复为明堂殿,又改崇勋殿为中兴殿。戊申,以振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傅、同平章事李存霸权知潞州留后;以知保大军军州事高允韬为检校太保。庚戌,以泾原节度使、充秦王府诸道行军司马、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尉、兼侍中李餮衔检校太尉、兼中书令,依前泾原军节度使,充秦王府诸道行军司马。诏改应顺门为永曜门,太平门为万春门,通政门为广政门,凤明门为韶和门,万春门为中兴门,解卸殿为端明殿。

二月己巳朔,亲祀昊天上帝于圜丘,礼毕,宰臣率百官就次称贺,还御五凤楼。
宣制:“大赦天下,应同光二年二月一日昧爽已前,所犯罪无轻重常赦所不原者,
咸赦除之。十恶五逆、屠牛铸钱、故意杀人、合造毒药、持杖行劫、官典犯赃,不
在此限。应自来立功将校,各与转官,仍加赏给。文武常参官、节度、观察、防御、
刺史、军主、都虞候、指挥使,父母亡殁者,并与追赠;在者各与加爵增封。诸籓
镇各赐一子出身,仍封功臣名号。留后、刺史,官高者加阶爵一级,官卑者加官一
资。应本朝内外臣僚,被硃氏杀害者,特与追赠。应诸州府不得令富室分外收贮见
钱,禁工人熔钱为铜器,勿令商人载钱出境。近年已来,妇女服饰,异常宽博,倍
费缣绫。有力之家,不计卑贱,悉衣锦绣,宜令所在纠察。应有百姓妇女,曾经俘
掳他处为婢妾者,一任骨肉识认。男子曾被刺面者,给与凭据,放逐营生。召天下
有能以书籍进纳者,各等第酬奖。仰有司速检勘天下户口正额,垦田实数,待凭条
理,以息烦苛。”是日,风景和暢,人胥悦服。议者云,五十年来无此盛礼。然自
此权臣愎戾,伶官用事,吏人孔谦酷加赋敛,赦文之所原放,谦复刻剥不行,大失
人心,始于此矣。

  天成三年春正月戊申朔,帝御崇元殿受朝贺,仗卫如式。辛亥,前河阳节度使、检校太傅、兼侍中孔勍以太子太师致仕。癸丑,诏取今月十七日幸鄴都。甲寅,以国子祭酒硃守素卒废朝。丙辰,以镇南军节度使袁建丰卒废朝,诏赠太尉。丁巳,诏曰:「朕闻尧、舜有恤刑之典,贵务好生;禹、汤申罪己之言,庶明知过。今月十七日,据巡检军使浑公兒口奏称,有百姓二人,以竹竿习战斗之事。朕初闻奏报,实所不容,率尔传宣,令付石敬瑭处置。今旦重诲敷奏,方知悉是幼童为戏,载聆谠议,方觉失刑,循揣再三,愧惕非一。亦以浑公兒诳诬颇甚,石敬瑭详覆稍乖,致人枉法而殂,处朕有过之地。今减常膳十日,以谢幽冤。其石敬瑭是朕懿亲,合施极谏,既兹错误,宜示省循,可罚一月俸。浑公兒决脊杖二十,仍销在身职衔,配流登州。小兒骨肉,赐绢五十匹、粟麦各百石,便令如法埋葬。兼此后在朝及诸道州府,凡有极刑,并须子细裁遣,不得因循。」百僚进表称贺。

  是日,诏曰:「皇纲已正,紫禁方严,凡事内官,不合更居外地。诏诸道应有内官,不计高低,并仰逐处并家口发遣赴阙,不得辄有停滞。」帝龙潜时,寺人数已及五百,至是合诸道赴阙者,约千余人,皆给赐优赡,服玩华侈,委之事务,付以腹心。唐时宦官为内诸司使务、诸镇监军,出纳王命,造作威福,昭宗以此亡国。及帝奄有天下,当知戒彼前车,以为殷鉴,一朝复兴兹弊,议者惜之。新罗王金朴英遣使朝贡。辛亥,中书门下奏:「准本朝故事,诸王、内命妇、宰臣、学士、中书舍人、诸道节度、防御、团练使、留后官告,即中书帖官告院索绫纸褾轴,下所司书写印署毕,进入宣赐。其文武两班及诸道官员并奏荐将校,并合于所司送纳硃胶绫纸价钱。伏自伪梁,不分轻重,并从官给,今后如非前件事例,请官中不给告敕,其内司大官侍卫将校转官,即不在此限。」从之。壬子,蜀主王衍致书于帝,称有诈为天使,驰报收复汴州者,诏捕之,不获。癸丑,有司奏:郊祀前二日,迎祔高祖、太宗、懿祖、献祖、太祖神主于太庙。议者以中兴唐祚,不宜以追封之祖杂有国之君以为昭穆,自懿祖已下,宜别立庙于代州,如后汉南阳故事可也。幽州北面军前奏,契丹还塞,诏李嗣源班师。凤翔节度使、秦王李茂贞上表,请行籓臣之礼,帝优报之。甲寅,帝于中兴殿面赐郭崇韬铁券。有司上言:「皇太后到阙,皇帝合于银台门内奉迎。」诏亲至怀州奉迎。中书奏:「自二十三日后散斋内,车驾不合远出。」诏改至河阳奉迎。以礼部尚书、兴唐尹王正言依前礼部尚书,充租庸使。

庚午,租庸使孔谦奏:“诸道纲运客旅,多于私路苟免商税,请令所在关防严
加捉搦。”从之。癸酉,宰臣豆卢革率百官上尊号,曰昭文睿武至德光孝皇帝,凡
三上表,从之。甲戌,诏曰:“汴州元管开封、浚仪、封丘、雍丘、尉氏、陈留六
县,伪庭割许州鄢陵、扶沟,陈州太康,郑州阳武、中牟,曹州考城等县属焉。其
阳武、匡城、扶沟、考城四县,宜令且隶汴州,余还本部。”丙子,以随驾参谋耿
瑗为司天监。丁丑,以光禄大夫、检校司徒李筠为右骑卫上将军。

  己未,中书门下奏,国子祭酒,望令宰相兼判。乃诏崔协判之。《五代会要》载原奏云:祭酒之资,历朝所贵,爰从近代,不重此官。况属圣朝,方勤庶政,须宏雅道,以振时风。望令宰臣一员,兼判国子祭酒。辛酉,以前潞州节度使毛璋为右金吾上将军,以左骁卫上将军华温琪为右金吾大将军,以春州刺史张虔钊为郑州防御使。契丹方陷平州。癸亥,诏应庙讳文字,只避正文,其偏旁文字,不用亏缺点画。契丹遣使托诺巴摩哩等贡献,帝遣指挥使奔托山押国信赐契丹王妻。戊辰,以随驾马军都指挥使、富州刺史康义诚兼领镇南军节度使;以随驾步军都指挥使、潮州刺史杨汉章遥领宁国军节度使。中书上言:「旧制,遇二月十五日为圣祖降圣节,休假三日。准会昌元年二月敕,休假一日,请准近敕。」从之。吐蕃伊埒雅逊等六人、回鹘米里都督等四人,并授归德、怀远将军,悉放还蕃。庚午,册赠故瀛州刺史李嗣頵为太尉。壬申,册赠故皇子检校司空从諲为太保。甲戌,制以楚国夫人曹氏为淑妃,以韩国夫人王氏为德妃,仍令所司择日册命。

  乙卯,渤海国遣使贡方物。幽州奏,妫州山后十三寨百姓却复新州。戊午,以前太子少师薛廷珪为检校户部尚书、太子少师致仕;以前太子宾客封舜卿为太子少保致仕;以前太子宾客李文规为户部侍郎致仕。诏盐铁、度支、户部并委租庸使管辖。庚申,四方馆上言:「请今后除随驾将校,及外方进奉专使文武班三品以上官,可以内殿对见,其余并诣正衙,以申常礼。」从之。车驾幸河阳,奉迎皇太后。辛酉,帝侍皇太后至,文武百僚迎于上东门。是日,河中府上言,稷山县割隶绛州。以太仆卿李纾为宗正卿,以卫尉卿杨遘为太仆卿。西京昭应县华清宫道士张冲虚上言,天尊院枯桧重生枝叶。乙丑,有司上言:「南郊朝享太庙,旧例亲王充亚献、终献行事。」乃以皇子继岌为亚献,皇弟存纪为终献。丙寅,帝赴明堂殿致斋。丁卯,朝飨于太微宫。戊辰,飨太庙,是日赴南郊。

戊寅,幸李嗣源第,作乐,尽欢而罢。己卯,以河中节度使、冀王李继麟兼安
邑、解县两池榷盐使。辛巳,以检校太师、守尚书令、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魏
王张全义为守太尉、兼中书令、河阳节度使、河南尹,改封齐王。以开府仪同三司、
守尚书令、秦王李茂贞依前封秦王,余如故,仍赐不拜、不名。《五代会要》:太
常礼院奏:“李茂贞封册之命,宜准故襄州节度使赵匡凝之例施行。秦王受册,自
备革辂一乘,载册犊车一乘,并本品卤簿鼓吹如仪。”从之。是日,帝幸左龙武军。
癸未,宰臣豆卢革率百官上表,请立中宫。制以魏国夫人刘氏为皇后,仍令所司择
日备礼册命。

  二月丁丑朔,有司上言,太阳合亏,既而有云不见,群官表贺。诏巡幸鄴都宜停。庚辰,伪吴杨溥遣使贡献,贺诛硃守殷。帝以荆南拒命,通连淮夷,不纳其使,遣还。壬午,以光禄卿韦寂卒废朝,赠礼部尚书。癸未,工部尚书卢文纪贬石州司马,员外安置。文纪私讳「业」,时新除于鄴为工部郎中。旧例,僚属名与长官讳同,或改其任。文纪素与宰相崔协有隙,故中书未议改官。于鄴授官之后,文纪自请连假。鄴寻就位,及差延州官告使副未行,文纪参告,且言侯鄴回日终请换曹,鄴其夕遂自经而死,故文纪贬官。以仓部郎中何泽为吏部郎中,奖伏阁谏巡幸鄴都也。丁亥,天德军节度使郭承丰加检校司徒。辛卯,以山南西道节度使张筠为左骁卫上将军。诏中外群臣父母亡没者,并与追封赠。癸巳,以礼部尚书崔贻孙卒辍朝。甲午,以吐浑宁朔、奉化两府都知兵马使李绍鲁为吐浑宁朔府都督。乙未,以枢密使兼东都留守孔循为许州节度使兼东都留守,邓州节度使高行珪移镇安州,应州节度使李从璋移镇滑州,滑州节度使卢文进移镇邓州。丁酉,以责授檀州刺史刘训为右龙武大将军。己亥,回鹘可汗仁喻遣都督李阿尔珊等贡献。壬寅,以左金吾大将军罗周敬为同州节度使。甲辰,以威塞军节度使张廷裕卒废朝,诏赠太保。以耀州团练使孙岳为阆州团练使,以左监门上将军高允贞为右金吾卫大将军,以右金吾卫大将军华温琪为左金吾卫大将军。

  二月己巳朔,亲祀昊天上帝于圜丘,礼毕,宰臣率百官就次称贺,还御五凤楼。宣制:「大赦天下,应同光二年二月一日昧爽已前,所犯罪无轻重常赦所不原者,咸赦除之。十恶五逆、屠牛铸钱、故意杀人、合造毒药、持杖行劫、官典犯赃,不在此限。应自来立功将校,各与转官,仍加赏给。文武常参官、节度、观察、防御、刺史、军主、都虞候、指挥使,父母亡殁者,并与追赠;在者各与加爵增封。诸籓镇各赐一子出身,仍封功臣名号。留后、刺史,官高者加阶爵一级,官卑者加官一资。应本朝内外臣僚,被硃氏杀害者,特与追赠。应诸州府不得令富室分外收贮见钱,禁工人熔钱为铜器,勿令商人载钱出境。近年已来,妇女服饰,异常宽博,倍费缣绫。有力之家,不计卑贱,悉衣锦绣,宜令所在纠察。应有百姓妇女,曾经俘掳他处为婢妾者,一任骨肉识认。男子曾被刺面者,给与凭据,放逐营生。召天下有能以书籍进纳者,各等第酬奖。仰有司速检勘天下户口正额,垦田实数,待凭条理,以息烦苛。」是日,风景和暢,人胥悦服。议者云,五十年来无此盛礼。然自此权臣愎戾,伶官用事,吏人孔谦酷加赋敛,赦文之所原放,谦复刻剥不行,大失人心,始于此矣。

丁亥,以天平军节度使、蕃汉总管副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傅、兼中书令
李嗣源为检校太尉,依前天平军节度使,加实封百户,兼赐铁券;以前安国军节度
副使、检校太保、左卫上将军李存乂为晋州节度使、检校太傅;以北京皇城留守、
检校太保、左威卫上将军李存纪为邢州节度使,加检校太傅;以蕃汉马步都虞候兼
东京马步军都指挥使、检校太保硃守殷为振武节度使,加检校太傅。戊子,以前右
龙武军都虞候、守左龙武大将军李绍奇为郑州防御使,以楚州防御使张继孙为汝州
防御使。己丑,以振武军节度使、权安义留后、检校太傅、平章事李存霸为潞州节
度使,以捧日都指挥使、郑州防御使李绍琛为陕州节度使,以成德军马步军都指挥
使、右监门卫大将军毛璋为华州节度使。壬辰,枢密使郭崇韬再上表,请退枢密之
职,优诏不允。

  三月丁未朔,以久雨,诏文武百辟极言时政得失。丁巳,以邢州节度使王景戡为华州节度使,以前北京副留守李从温为邢州节度使。己未,以宰臣郑珏为开府仪同三司、左仆射致仕,加食邑五百户。庚申,以前复州刺史翟章为新州威塞军留后。中书奏:「孟夏荐飨,合宰相行事,在朝只有宰相二员,今东都留守孔循带平章事,宜令摄太尉行事。」孔循称:「使相有戎机,不当司祠祭重事。」癸亥,以前镇州节度使王建立为右仆射兼中书侍郎、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判三司。西方鄴上言,收复归州。以前郑州刺史杨汉宾为洋州武定军留后。戊辰,以前彰国军节度副使陈皋为凤州武兴军留后,以前蔡州刺史孙汉韶为应州彰国军留后,以宣徽南院使范延光为枢密使,以宣徽北院使、判三司张延朗为宣徽南院使,以前冀州刺史娄继英为耀州团练使,以怀州刺史张廷蕴为金州防御使。己巳,命范延光权知镇州军府事。西方鄴奏,于归州杀败荆南贼军数千人。时有太白山道士解元龟自西川至,对于便殿,称年一百一岁。既而上表乞西都留守兼西川制置使,要修西京宫阙。帝谓侍臣曰:「此人老耄,自远来朝,方期别有异见,反为身名,甚可笑也。」赐号为知白先生,赐紫,放归山。甲戌,册回鹘可汗仁喻为顺化可汗。

  庚午,租庸使孔谦奏:「诸道纲运客旅,多于私路苟免商税,请令所在关防严加捉搦。」从之。癸酉,宰臣豆卢革率百官上尊号,曰昭文睿武至德光孝皇帝,凡三上表,从之。甲戌,诏曰:「汴州元管开封、浚仪、封丘、雍丘、尉氏、陈留六县,伪庭割许州鄢陵、扶沟,陈州太康,郑州阳武、中牟,曹州考城等县属焉。其阳武、匡城、扶沟、考城四县,宜令且隶汴州,余还本部。」丙子,以随驾参谋耿瑗为司天监。丁丑,以光禄大夫、检校司徒李筠为右骑卫上将军。

癸巳,诏曰:“皇太后母仪天下,子视群生,当别建宫闱,显标名号,冀因称
谓,益表尊严,宜以长寿宫为名。”枢密使郭崇韬奏时务利便一十五件,优诏褒美。
甲午,奚王李绍威、吐浑李绍鲁皆贡驼马。丁酉,以武安军衙内马步军都指挥使、
昭州刺史马希范为永州刺史、检校太保。癸卯,以光禄大夫、检校左仆射、行太常
卿李燕为特进、检校司空,依前太常卿;以御史中丞李德休为兵部侍郎;以吏部侍
郎崔协为御史中丞。

  夏四月戊寅,以汴州节度使石敬瑭为鄴都留守,充天雄军节度使,加同平章事;以枢密使、权知镇州军府事、检校太保范延光为镇州节度使兼北面水陆转运使;以司农卿郑缋为太仆卿。壬午,夔州节度使、东南面副招讨使西方鄴加检校太保。甲申,皇第三女石氏封永宁公主,第十三女赵氏封兴平公主,仍令所司择日册命。幽州上言,契丹有书求乐器。乙酉,达靼遣使朝贡。以随驾马军都指挥使康义诚为侍卫亲军马步军都指挥使。丙戌,枢密使安重诲兼河南尹;以皇子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从厚为汴州节度使,判六军如故。丁亥,复州奏,湖南大破淮贼于道人矶。以西川马步军都指挥使赵廷隐兼汉州刺史,从孟知祥之请也。《九国志·赵廷隐传》:知祥至蜀,康延孝陷汉州,遣廷隐率兵击破之,擒延孝,槛送阙下。知祥奏加检校司空、汉州刺史,遂留屯成都。洋州上言,重开入蜀旧路三百余里,比今官路较二十五程而近。癸巳,殿中少监石知讷贬宪州司户,坐扇惑军镇也。北面副招讨、宋州节度使王晏球以定州节度使王都反状闻。庚子,制义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兼中书令、太原王王都削夺官爵。壬寅,以王晏球为北面行营招讨使,知定州行军州事;以沧州节度使兼北面行营马军都指挥使安审通为副招讨使兼诸道马军都指挥使;以左散骑常侍萧希甫兼判大理卿事。西京奏,前枢密使张居翰卒。

  戊寅,幸李嗣源第,作乐,尽欢而罢。己卯,以河中节度使、冀王李继麟兼安邑、解县两池榷盐使。辛巳,以检校太师、守尚书令、河南尹、判六军诸卫事、魏王张全义为守太尉、兼中书令、河阳节度使、河南尹,改封齐王。以开府仪同三司、守尚书令、秦王李茂贞依前封秦王,余如故,仍赐不拜、不名。《五代会要》:太常礼院奏:「李茂贞封册之命,宜准故襄州节度使赵匡凝之例施行。秦王受册,自备革辂一乘,载册犊车一乘,并本品卤簿鼓吹如仪。」从之。是日,帝幸左龙武军。癸未,宰臣豆卢革率百官上表,请立中宫。制以魏国夫人刘氏为皇后,仍令所司择日备礼册命。

三月甲辰,故河阳节度使王师范赠太尉。乙巳,以沧州节度使、检校太傅、同
平章事符习为青州节度使,以北京衙内马步军都指挥使、右领军卫大将军李绍斌为
沧州节度使。镇州奏,契丹犯塞,诏李嗣源率师屯邢州。丙午,以荆南节度使、守
中书令、渤海王高季兴依前检校太师、兼尚书令,封南平王;以幽州节度行军司马
李存贤依前检校太保,为幽州节度使。中书门下上言:“近以诸州奏荐令录,颇乱
规程,请今后节度使管三州已上,每年许奏管内官三人;如管三州已下,只奏两人。
仍须课绩尤异,方得上闻。防御使止许奏一人,刺史无奏荐之例。”从之。己酉,
以太子少保李琪为刑部尚书

  五月乙巳朔,回鹘可汗仁喻封顺化可汗。丁未,鄴都留守、天雄军节度使石敬瑭,河阳节度使赵延寿并加驸马都尉。以右仆射李琪为太子少傅。辛亥,沙州节度使曹义金加爵邑。王晏球上言,收夺得定州北西二关城。癸丑,湖南马殷奏,二月中,大破淮寇二万,生擒将士五百余人。中书上言:「诸道荐人,总与不可,全阻又难。今后节度使每年许荐二人,带使相者许荐三人,团练、防御使各一人,节度、观察判官并听旨授,书记已下即许随府。」从之。以六军判官、尚书司封郎中史圭为右谏议大夫,充枢密直学士。诏州县官以三十月为考限,刺史以二十五月为限,以到任日为始。己未,幽州奏,契丹托诺领二千骑西南趋定州。以前同州节度使卢质行兵部尚书,判太常卿事。辛酉,以天雄军节度副使、判兴唐府事赵敬怡为枢密使。诏曰:「上柱国,勋之极也。近代已来,文臣官阶稍高,便授柱国,岁月未深,便转上柱国。武资初官,便授上柱国。今后凡加勋,先自武骑尉,十二转方授上柱国,永作成规,不令逾越。」丁卯,镇州奏,今月十八日,王师不利于新乐。壬申,王晏球奏,今月二十一日,大破定州贼军及契丹于曲阳,斩获数千人,王都与托诺以数十骑复入于定州。

  丁亥,以天平军节度使、蕃汉总管副使、开府仪同三司、检校太傅、兼中书令李嗣源为检校太尉,依前天平军节度使,加实封百户,兼赐铁券;以前安国军节度副使、检校太保、左卫上将军李存乂为晋州节度使、检校太傅;以北京皇城留守、检校太保、左威卫上将军李存纪为邢州节度使,加检校太傅;以蕃汉马步都虞候兼东京马步军都指挥使、检校太保硃守殷为振武节度使,加检校太傅。戊子,以前右龙武军都虞候、守左龙武大将军李绍奇为郑州防御使,以楚州防御使张继孙为汝州防御使。己丑,以振武军节度使、权安义留后、检校太傅、平章事李存霸为潞州节度使,以捧日都指挥使、郑州防御使李绍琛为陕州节度使,以成德军马步军都指挥使、右监门卫大将军毛璋为华州节度使。壬辰,枢密使郭崇韬再上表,请退枢密之职,优诏不允。

庚戌,幽州奏,契丹寇新城。是日,诏:“诸军将校,自检校司空已下,宜赐
叶谋定乱匡国功臣。自检校仆射、尚书、常侍及谏议大夫,并赐忠果拱卫功臣。初
带宪衔者,并赐忠烈功臣。节级长行,并赐扈跸功臣。”中书门下上言:“州县官
在任考满,即具关申送吏部格式,本道不得差摄官替正官。”从之。《五代会要》:
同光二年,中书门下奏:“刺史、县令有政绩尤异,为众所知;或招复户口,能增
加赋税者;或辨雪冤狱,能拯人命者;或去害物之积弊,立利世之新规,有益时政,
为众所推者,即仰本处逐件分明闻奏,当议奖擢。或在任贪猥,诛戮生灵,公事不
治,为政怠惰,亦加惩罚。其州县官任满三考,即具关申送吏部格式,候敕除铨注,
其本道不得差摄官替正授者。”从之。有司上言:“皇帝四月一日御文明殿,受册
徽号,合服衮冕,御殿前一日,散斋于内殿。”从之。是日,李嗣源上表乞退兵权,
诏不允。是时伶人景进用事,阉官竞进,故重臣忧惧,拜章请退。癸丑,左谏议大
夫窦专上言:“请废租庸使名目,事归三司。”疏奏不报。唐州奏,木连理。诏:
“先省员官,除已别授官外,其左散骑常侍李文矩等三十人却复旧官,太子詹事石
戬等五人宜以本官致仕,将作少监岑保嗣等十四人续敕处分。”丙辰,责授莱州司
户郑珏等一十一人并量移近地。尚书户部侍郎、知贡举赵颀卒,以中书舍人裴皞权
知贡举。禁用铅锡钱。

  六月己卯,以右金吾上将军毛璋为左金吾上将军,以前安州节度使史敬镕为右金吾上将军,以前华州节度使刘彦琮为左武卫上将军。壬午,放内园鹿七头于深山。乙酉,皇子故金枪指挥使、检校左仆射从璟赠太保。己丑,幽州赵德钧奏,杀契丹千余人于幽州东,获马六百匹。壬辰,宰臣冯道率百僚上表,请上尊号曰圣明神武文德恭孝皇帝,诏报不允。丙申,冯道等再上尊号,不允。戊戌,以西京副留守、知留守事张遵诲行京兆尹。

  癸巳,诏曰:「皇太后母仪天下,子视群生,当别建宫闱,显标名号,冀因称谓,益表尊严,宜以长寿宫为名。」枢密使郭崇韬奏时务利便一十五件,优诏褒美。甲午,奚王李绍威、吐浑李绍鲁皆贡驼马。丁酉,以武安军衙内马步军都指挥使、昭州刺史马希范为永州刺史、检校太保。癸卯,以光禄大夫、检校左仆射、行太常卿李燕为特进、检校司空,依前太常卿;以御史中丞李德休为兵部侍郎;以吏部侍郎崔协为御史中丞。

丁巳,中书门下奏:“懿祖陵请以永兴为名,献祖陵请以长宁为名,太祖陵请
以建极为名。”从之。淮南杨溥遣使贡贺郊天礼物。《十国春秋·吴世家》:王遣
右卫上将军许确进贺郊天银二千两、锦绮罗一千二百匹、细茶五百斤、象牙四株、
犀角十株于唐。戊午,诏应南郊行事官,并付三铨磨勘,优与处分。己未,以大理
卿张绍珪充制置安邑、解县两池榷盐使。幸左龙武军,以皇子继岌代张全义判六军
诸卫事故也。癸亥,以彰武、保大等军节度使、北平王高万兴可依前延州鄜州节度
使、检校太保、兼中书令、北平王。甲子,幸东宅。

  秋七月乙巳,诏故伪蜀主王衍追封顺正公,以诸侯礼葬。丙午,以前武信军节度使李敬周为邠州节度使。丁未,以沧州节度使安审通卒于师辍朝。壬子,以朔方节度使韩洙卒废朝。甲寅,王晏球奏,六月二十二日进攻逆城,将士伤者三千人。时晏球知城中有备,未欲急攻,硃宏昭、张虔钊切于立功,促攻贼垒,晏球不得已而进兵,遂致伤痍者众。乙卯,以太子少保李茂勋卒辍朝。己未,诏弛曲禁,许民间自造,于秋苗上纳征曲价,亩出五钱。时孔循以曲法杀一家于洛阳,或献此议,以为爱其人,便于国,故行之。宗正卿李纾除名,刑部侍郎马缟贬绥州司马,刑部员外郎李慎仪贬阶州司户。初,李纾差摄陵台令张保嗣等各虚称试衔,为奉先令王延朗所讼,大理寺断以诈假官论,刑部详覆,称非诈假。大理执之,召两司廷议,刑部理屈,故有是贬。纾续敕配陇州,徒一年。未几,诏曰:「天下州府,例是摄官,皆结试衔,或因勘穷,便关诈假。已前或有称试衔,一切不问,此后并宜禁止。」曹州刺史成景宏贬绥州司户参军,续敕长流宥州,寻赐自尽,坐受本州仓吏钱百缗也。壬戌,齐州防御使曹廷隐以奏举失实,配流永州,续敕赐自尽。甲子,王晏球奏,今月十九日契丹七千骑来援定州,王师逆战于唐河北,大破之。案:《通鉴》:壬戌,王晏球破契丹于唐河。追至满城,又破之,斩二千级,获马千匹。戊辰,诏福建节度使王延钧依前检校太师、守中书令,进封闽王。己巳,王晏球奏,此月二十一日,追契丹至易州,掩杀四十里,擒获甚众。故朔方节度使韩洙赠太尉。以兵部侍郎王权、御史中丞梁文矩并为吏部侍郎,以左谏议大夫吕梦奇为御史中丞。

  三月甲辰,故河阳节度使王师范赠太尉。乙巳,以沧州节度使、检校太傅、同平章事符习为青州节度使,以北京衙内马步军都指挥使、右领军卫大将军李绍斌为沧州节度使。镇州奏,契丹犯塞,诏李嗣源率师屯邢州。丙午,以荆南节度使、守中书令、渤海王高季兴依前检校太师、兼尚书令,封南平王;以幽州节度行军司马李存贤依前检校太保,为幽州节度使。中书门下上言:「近以诸州奏荐令录,颇乱规程,请今后节度使管三州已上,每年许奏管内官三人;如管三州已下,只奏两人。仍须课绩尤异,方得上闻。防御使止许奏一人,刺史无奏荐之例。」从之。己酉,以太子少保李琪为刑部尚书

夏四月己巳朔,帝御文明殿,具衮冕,受册尊号曰昭文睿武至德光孝皇帝。壬
申,以成德军节度行军司马、权知府事任圜为检校右仆射、权北面水陆转运制置使。
甲戌,以顺义军留后华温琪依前检校太保,充留后。乙亥,以天策上将军、武安等
军节度使、守太师、中书令、楚王马殷可依前守太师,兼尚书令。诏在京诸道节度
使、刺史、令各归本任。丁丑,以前幽州节度使、内外蕃汉马步总管、检校太师、
兼中书令李存审为宣武军节度使,余如故。

  八月癸酉朔,以翰林学士守中书舍人李怿、刘煦并为户部侍郎充职,以吏部侍郎刘岳守秘书监,以吏部侍郎韩彦恽守礼部尚书,以户部侍郎归蔼守太子宾客,以户部侍郎裴皞守兵部侍郎,以中书舍人张文宝守刑部侍郎。诏凡有姓犯庙讳者,以本望为姓。丁丑,以检校尚书右仆射、守龙武大将军刘训为晋州节度使、检校太傅。壬午,幽州赵德钧奏,于府西邀杀契丹败党数千人,生擒首领特哩衮及其属凡五十余人。是时,官军袭杀契丹,属秋雨继降,泥泞莫进,人饥马乏,散投村落,所在村民持白梃殴杀之。德钧出兵接于要路,惟奇峰岭北有马潜遁脱者数十余,无噍类。帝致书谕其本国。辛卯,以朔方军留后韩璞为朔方军节度使、灵武雄警甘肃等州观察使、检校司徒。帝闻随、邓、复、郢、均、房之民,父母骨肉有疾,以长竿遥致粥食而饷之,出嫁女,夫家不遣来省疾,乃下诏委长吏严加禁察。房州奏,新开山路四百里,南通夔州,画图以献。以前洋州节度使戴思远为太子太保致仕。庚子,诏:「今后翰林学士入院,以先后为班次,承旨一员,不计官资先后,在学士之上。」

  庚戌,幽州奏,契丹寇新城。是日,诏:「诸军将校,自检校司空已下,宜赐叶谋定乱匡国功臣。自检校仆射、尚书、常侍及谏议大夫,并赐忠果拱卫功臣。初带宪衔者,并赐忠烈功臣。节级长行,并赐扈跸功臣。」中书门下上言:「州县官在任考满,即具关申送吏部格式,本道不得差摄官替正官。」从之。《五代会要》:同光二年,中书门下奏:「刺史、县令有政绩尤异,为众所知;或招复户口,能增加赋税者;或辨雪冤狱,能拯人命者;或去害物之积弊,立利世之新规,有益时政,为众所推者,即仰本处逐件分明闻奏,当议奖擢。或在任贪猥,诛戮生灵,公事不治,为政怠惰,亦加惩罚。其州县官任满三考,即具关申送吏部格式,候敕除铨注,其本道不得差摄官替正授者。」从之。有司上言:「皇帝四月一日御文明殿,受册徽号,合服衮冕,御殿前一日,散斋于内殿。」从之。是日,李嗣源上表乞退兵权,诏不允。是时伶人景进用事,阉官竞进,故重臣忧惧,拜章请退。癸丑,左谏议大夫窦专上言:「请废租庸使名目,事归三司。」疏奏不报。唐州奏,木连理。诏:「先省员官,除已别授官外,其左散骑常侍李文矩等三十人却复旧官,太子詹事石戬等五人宜以本官致仕,将作少监岑保嗣等十四人续敕处分。」丙辰,责授莱州司户郑珏等一十一人并量移近地。尚书户部侍郎、知贡举赵颀卒,以中书舍人裴皞权知贡举。禁用铅锡钱。

己卯,帝御文明殿,册魏国夫人刘氏为皇后。庚辰,赐霍彦威姓,名曰绍真。
癸未,以宋州节度使李继安依前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宋州节度使;以许州节度使
李继冲依前检校太尉、同平章事、许州节度使;以襄州节度使孔勍依前检校太傅、
同平章事、襄州节度使。甲午,以枢密副使、通议大夫、行内侍省内侍宋唐玉为左
监门卫将军同正,依前枢密副使;以内客省使、通议大夫、行内侍省内侍杨希朗为
右监门卫将军同正,依前内客省使:并赐推忠匡佐功臣。车驾幸龙门。丙戌,回鹘
遣使贡方物。己丑,以夏州节度使李仁福依前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夏州节度使,
封朔方王;以朔方、河西等军节度使韩洙依前检校太傅、兼侍中,充朔方、河西等
军节度使,灵、盐、威、警、雄、凉、甘、肃等州观察使。辛卯,以宣徽南院使、
判内侍省、兼内局、特进、左监门将军同正李绍宏为右领军卫上将军。癸巳,以静
江军节度使、扶风郡王马宾为检校太师、兼中书令,依前静江军节度使;以朗州节
度使马希振为检校太傅、兼侍中,依前朗州节度使。凤翔节度使、秦王李茂贞薨。

  闰月丁未,两浙节度观察留后、清海军节度使、检校太师、兼中书令钱元瓘加杭州、越州大都督府长史,充镇东、镇海等军节度使。戊申,赵德钧献戎俘于阙下,其蕃将特哩衮五十人留于亲卫,余契丹六百人皆斩之。乙卯,升楚州为顺化军。以明州刺史钱元珦为本州节度使,以吏部尚书萧顷为太子少保。契丹遣使来贡献。契丹平州刺史张希崇上表归顺。乙丑,陕州节度使李从敏移镇沧州。以宣徽南院使张延朗为陕州节度使。诏:「在京遇行极法日,宜不举乐,兼减常膳。诸州遇行极法日,禁声乐。」己巳,滑州掌书记孟升匿母服,大理寺断处流,特敕孟升赐自尽。观察使、观察判官、录事参军硃其纠察,各行殿罚。襄邑县民闻威,父为人所杀,不雪父冤,有状和解,特敕处死。是月二十七,大水,河水溢。绛州地震。

  丁巳,中书门下奏:「懿祖陵请以永兴为名,献祖陵请以长宁为名,太祖陵请以建极为名。」从之。淮南杨溥遣使贡贺郊天礼物。《十国春秋·吴世家》:王遣右卫上将军许确进贺郊天银二千两、锦绮罗一千二百匹、细茶五百斤、象牙四株、犀角十株于唐。戊午,诏应南郊行事官,并付三铨磨勘,优与处分。己未,以大理卿张绍珪充制置安邑、解县两池榷盐使。幸左龙武军,以皇子继岌代张全义判六军诸卫事故也。癸亥,以彰武、保大等军节度使、北平王高万兴可依前延州鄜州节度使、检校太保、兼中书令、北平王。甲子,幸东宅。

丙申,潞州小校杨立据城叛,以李嗣源为招讨使,陕州留后李绍真为副,率师
以讨之。

  九月乙亥,以捧圣左右厢副都指挥使索自通为云州节度使。丁丑,以太府卿、判四方馆事李郁为宗正卿。壬午,以晋州节度使安崇阮为左骁卫上将军。甲申,吐蕃、回鹘各遣使贡献。壬辰,宰臣王建立进玉杯,上有文曰「传国万岁杯」。乙未,诏德州流人温韬、辽州流人段凝、岚州司户陶觥⑾苤菟净石知讷、原州司马聂屿,并宜赐死于本处,暴其宿恶而诛之也。丙申,以邠州节度使梁汉颙为右威卫上将军。丁酉,河阳节度使、驸马都尉赵延寿为检校司徒。己亥,诏徐州节度使房知温兼荆南行营招讨使,知荆南行府事。

  夏四月己巳朔,帝御文明殿,具衮冕,受册尊号曰昭文睿武至德光孝皇帝。壬申,以成德军节度行军司马、权知府事任圜为检校右仆射、权北面水陆转运制置使。甲戌,以顺义军留后华温琪依前检校太保,充留后。乙亥,以天策上将军、武安等军节度使、守太师、中书令、楚王马殷可依前守太师,兼尚书令。诏在京诸道节度使、刺史、令各归本任。丁丑,以前幽州节度使、内外蕃汉马步总管、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李存审为宣武军节度使,余如故。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冬十月甲辰,制琼华长公主孟氏可册为福庆长公主。丙午,以沧州节度使李从敏兼北面招讨使。戊申,帝临轩,命礼部尚书韩彦恽、工部侍郎任赞往应州奉册四庙。诏邠州节度使李敬周攻庆州,以刺史窦廷琬拒命故也。戊午,契丹平州刺史张希崇已下八十余人见于元德殿,颁赐有差。突厥首领张慕进等来朝贡。甲子,安州节度使高行珪奏,屯驻左神捷、左怀顺军士作乱,已逐杀出城。诏升寿州为忠正军。戊辰,以云州节度使索自通领寿州节度使,以前云州节度使张温复为云州节度使。庚午夜,西南有彗星长丈余,在牛星五度。

  己卯,帝御文明殿,册魏国夫人刘氏为皇后。庚辰,赐霍彦威姓,名曰绍真。癸未,以宋州节度使李继安依前检校太尉、同平章事、宋州节度使;以许州节度使李继冲依前检校太尉、同平章事、许州节度使;以襄州节度使孔勍依前检校太傅、同平章事、襄州节度使。甲午,以枢密副使、通议大夫、行内侍省内侍宋唐玉为左监门卫将军同正,依前枢密副使;以内客省使、通议大夫、行内侍省内侍杨希朗为右监门卫将军同正,依前内客省使:并赐推忠匡佐功臣。车驾幸龙门。丙戌,回鹘遣使贡方物。己丑,以夏州节度使李仁福依前检校太师、兼中书令、夏州节度使,封朔方王;以朔方、河西等军节度使韩洙依前检校太傅、兼侍中,充朔方、河西等军节度使,灵、盐、威、警、雄、凉、甘、肃等州观察使。辛卯,以宣徽南院使、判内侍省、兼内局、特进、左监门将军同正李绍宏为右领军卫上将军。癸巳,以静江军节度使、扶风郡王马宾为检校太师、兼中书令,依前静江军节度使;以朗州节度使马希振为检校太傅、兼侍中,依前朗州节度使。凤翔节度使、秦王李茂贞薨。

  十一月癸酉,日南至,帝御崇元殿受朝贺。甲戌,捧圣指挥使何福进招收到安州作乱兵士五百人,自指挥使已下至节级四十余人并斩,余众释之。壬午,房知温奏,荆南高季兴卒。中书舍人刘赞奏:「请节度使及文班二品已上谢见通唤。」从之。是日,以契丹所署平州刺史、光禄大夫、检校太保张希崇为汝州刺史,加检校太傅。己丑,中书奏:「今后或有封册,请御正衙。」从之。青州奏,节度使霍彦威卒,辍朝三日。诏宰臣王建立权知青州军州事。庚寅,礼部员外郎和凝奏:「应补斋郎并须引验正身,以防伪滥。旧例,使廕一任官补一人,今后改官须转品即可,如无子,许以亲侄继限,念书十卷,试可则补。」从之。甲午,以尚书左仆射、同平章事、集贤殿大学士、判三司王建立为青州节度使、检校太尉、同平章事。丙申,帝谓侍臣曰:「古铁券如何?」赵凤对曰:「帝王誓文,许其子子孙长享爵禄。」帝曰:「先朝所赐,惟朕与郭崇韬、李继麟三人尔,崇韬、继麟寻已族灭,朕之危疑,虑在旦夕。」于是嗟叹久之。赵凤曰:「帝王执信,故不必铭金镂石矣。」吏部郎中何泽奏:「流外官请不试书判之类。」从之。吐蕃遣使朝贡。戊戌,前安州节度副使范延荣并男皆斩于军巡狱,为高行珪诬奏故也。

  丙申,潞州小校杨立据城叛,以李嗣源为招讨使,陕州留后李绍真为副,率师以讨之。

  十二月壬寅朔,诏真定府属县宜准河中、凤翔例升为次畿,真定县升为次赤。甲辰,邠州节度使李敬周奏,收下庆州,刺史窦廷琬族诛。